网站公告

永日:我曾经诧异——周恩来算得上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吗?


  


  我曾经诧异:周恩来算得上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吗?

  周恩来说过:“我首先是一个中国人,然后才是一个共产党员”。我想:一个人是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不在于他自己怎么说,也不在于是不是有人在其身后自愿或者不自愿地送上这么一个封号,而在于他自己怎么做。

  马克思是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世界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和领袖。列宁继承并发展了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和事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全面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创立了列宁主义。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总要遵从马克思和列宁的教诲吧?

  马克思有一句名言:“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万人,我们的事业并不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曾经对罗马尼亚同志自称接到马克思请帖的周恩来,却置伟大导师的教导于不顾,悍然在自己身后将骨灰全部撒掉,而且他的夫人邓颖超也这么做了。这让我们失去了评判一个人是否高尚的一种标准。也许有人会说,面对承载过他们两人骨灰的骨灰盒,人们就已经流泪了,但马克思可从来没有说“而面对我们空空的骨灰盒,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列宁谆谆教导我们说:“一个不懂得休息的人,也不懂得工作。”

  我们看看周恩来究竟是怎么做的:周恩来在1972年身患癌症以后,不顾病痛的折磨,仍然坚持高负荷的工作。根据工作台历统计,1974年1月到5月,周恩来每日工作12-14小时的有9天,14-18小时的有74天,19-23小时的有38天,连续工作24小时的有5天。9+74+38+5=126。1974年1月到5月,日历日共151天,也许有人会说,周恩来不还有25天(151-126)工作不满12小时吗?当时没有双休,每周工作6天,从1月到5月,有21个星期日和5个公共假日,共26天。可以这么说,周恩来在所有的工作日都工作超过了12小时,还偷偷占用了一个休息日。至于剩下的25个休息日,现有的数据也只是说,他没有工作超过12小时,可能是10个小时,可能是8个小时,当然也可能是良心大发现,被医生和卫士监督着,乖乖地听列宁的话休息去了。(CCR批注:永日大哥的这个分析看来不成立。《周恩来年谱》披露:自1974年6月1日住院到1976年1月8日逝世,共作大小手术13次,约40天左右要动一次手术。只要身体尚能支持,仍继续坚持工作。除了批阅、处理一些文件外,同中央负责人谈话161次,与中央部门及有关方面负责人谈话55次,接见外宾63批,在接见外宾前后与陪见人谈话17次,在医院召开会议20次。出医院开会20次。外出看望人或找人谈话7次。你想啊,平均40天动一次手术,工作还这么拼命。没住院时,能清闲吗?以1974年6月1日住院为分界线,前后的两组数据都引用,可能更说明问题。)大家说,这样一个不懂得休息,因此也就不懂得工作的人,能算得上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吗?

  …………

  为什么周恩来一而再地违反马克思、列宁的教诲呢?他就不能把骨灰留下来供人瞻仰吗?他就不能持盈保泰使自己更健康吗?看来,周恩来不能算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至少不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

  但是,

  当我们了解到——

  周恩来入党时的铿锵誓言:“我认的主义一定是不变了,并且很坚决地要为他宣传奔走。”

  周恩来文革中的激愤呐喊:“我是忠于Chairman Mao、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

  周恩来病榻前的壮丽诀唱:“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当我们了解到——

  每当身边工作人员恳请自己注意休息、保重身体时,周恩来常常说:“我们都要像春蚕一样,把最后一根丝吐出来贡献给人民。” 

  在胡志明提出“请为了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利益,每天多睡两小时”这个唯一的请求时,周恩来发出感慨:“我做不到。”

  在外国友人提出“你哪里来的这么充沛的精力去工作”的问题时,周恩来泪光闪闪:“一想到我们死去的那些烈士,我们亲密的战友们,就有使不完的劲,要加倍地努力工作,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

  …………

  此时此刻,任何关于“周恩来是不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的诧异、疑虑、困惑,都烟消云散。如果周恩来不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还有谁承受得起这个荣誉?

  现在,我不再诧异。我坚信:周恩来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能为宣传周恩来做任何点滴有益的事,是我一辈子的荣幸。对我来说,担任周恩来档案网站的管理员是个辛苦的美差,偷CCR的资料更加方便了,嘻嘻!

  




    如果您发现本网页存在差错,或者要对本网页发表评论,请点击我要留言

    请在留言中标明本网页的网址,以便网站管理员有针对性地进行修改和调整。

最近更新日期:2010-4-26                          
 

Copyright© 2006-2010

ICP060120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