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CCR:没有周恩来,我的精神生活将是极度匮乏


  


  鸾飞凤舞:

  老哥跟我说:知无不言。所以,我就开问啦。

  虽然老哥大名鼎鼎了,但,老规矩,介绍下自己先。

  CCR:

  CCR,陈翠荣,拼音Chen Cui Rong的首字母合写。也可以理解成中文字符识别(Chinese Charactor Recognize)首字母的合写,因为我一直致力于周恩来文献资料的文本化整理。

  男性(没做过变性手术,将来也不准备做)

  汉族(但我没有大汉族主义啊)

  1972年7月25日生(狮子座老鼠,决定了我的性格既内向又外向)

  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整理周恩来资料。一天不做闲得发慌,没空感到空虚无聊。性格随和易相处,自忖虚荣心最少,无攀比心理。信奉“无所谓最好,适合自己就是最好”。各人有各人的生活方式,求同存异,自己觉得心情愉悦,又不影响他人就好。一切都过眼烟云无所谓,唯有周恩来让我心潮澎湃,两眼放光。

  鸾飞凤舞:

  狮子座老鼠,哈哈!从何时开始关注总理的?

  CCR:

  具体时间关注总理,我也说不清了。记得还没读一年级以前,我就被当时经常看到的很多场合悬挂的领袖像中周恩来标准像所震撼,天下竟有这样精彩绝伦的威武美男子?!又听到大人讲述的关于他急智口才的故事,潜意识就觉得这个人肯定不简单。

  我记得那时的小学课文里有不少关于周总理的课文。除了《十里长街送总理》外,还有一篇课文,说一对父母带着孩子在天安门广场凭吊周恩来,把自己制作的小白花别在松枝上等等。那时做造句的题目,我经常写和周总理有关的句子,而且常常写得很长,不是“造句”,是“造段”了。

  有意识地收集资料是初二的时候,从图书馆借来《天安门诗抄》抄写。伟大的时代产生不朽的篇章。真情实感、朴实真挚的诗词,不知要比矫柔造作、无病呻吟的华丽辞章好上多少倍。虽然我不会写诗赋词,但我从《天安门诗抄》中体会到亿万群众的力量,体会到周恩来人格的魅力。这样一个广大人民群众热爱的伟人,值得我们永远怀念。

  高中三年,没怎么好好读书。多数时间就是跑书店、图书馆,那时也没有电脑,更没有网络,都是手工抄写这种最原始的方式。我这个人的记性说好很好,说坏很坏,我是有选择的记忆。和周总理有关的资料,如果看过,大体上总能记住要点,和别人说起不至于懵里懵懂。

  也正由于太过关注周总理,放松了学习,成绩从小在班里还算可以的我第一次高考差四分失利。我高考的前一天还不好好看课本,还在看所谓的“杂书”。现在研会的成员里有好多是学生,我希望大家能适度把握,特别是复习迎考期间,不要分心。太太平平安安心心过关了,再来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不要得不偿失。

  接下来的一年(1991年9月至1992年7月),是非常难熬的一段时光。我与电视隔绝,把有关周总理的书存放在一个纸板箱里贴上封条不接触,集中精力只看学习方面的资料。有时我内心非常痛苦,但想到这是暂时的分别,我就以坚强的忍耐力克制。我默念着:等我考上大学以后,再来疯狂地补课吧。对于一个原本天天要接触周总理资料、平生再无其他癖好的人来说,这是何其痛苦,又是何其无奈。

  1992年高考。那时上海人很少愿意报考外地高校,哪怕是北京、广州等大城市,也不愿意去。我对这些倒无所谓。我报考北京的学校,主要就是想到在北京收集周总理的资料方便。

  在北京的四年里,“老毛病”复发,又是疯狂地收集整理周恩来资料。好在没有更远大的目标,平安拿下毕业证、学位证就行。双休日,就是往毛家湾中央文献读者服务部书店、琉璃厂中国书店、北京图书馆,还有各种地摊上跑,陆续有了较大的收获。1996年回上海时,木箱子里三分之二以上是有关周恩来的书。

  1996年参加工作不久,我买了电脑,开始放弃手抄的收集方式。后来又上了网,我结识了很多同样的爱周人。和他们进行交流,感到非常惬意。同时,我越发觉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自己的知识面还很贫乏,希望在今后的岁月里更多地得到大家的指点。

  鸾飞凤舞:

  从小到大这样收集总理资料,想必现在所藏数量一定甚为可观了吧?给大家透露一下?

  CCR:

  我收集资料是在于实质,也就是实际反映周恩来生平的信息量的多少,而不是图书和画册的数量的多少。关于周恩来的资料,不同版本、内容重复的情况比较普遍,也就是信息冗余现象。我只在于内容的话,就不那么讲究形式了。除了一些必要的基础书要配备,或者能以经济的方式获得外,通常情况下我很少买书,有了线索,就在网络上查找相关文本,或通过图书馆借阅等方式扫描相关部分识别。少花钱、多办事、办好事,是我的一个基本原则。

  收藏的数量,我没有仔细统计过。我将长期致力于周恩来文献的整理。请大家关注我的网站——周恩来档案,那里集中了我整理的资料,内容会越来越充实,而且适当的时候会更新改版。

  原来没有电脑、没有网络的时候,是孤军奋战,自得其乐。现在在网上结识这么多朋友,聊的都是同一个感兴趣的话题,人生的快乐不在于金钱财富的多少,而在于精神生活的追求。不在于金钱财富的多少,不是说越穷越好,而是说物质生活方面差不多过得去就行了;精神生活的追求,不是唱高调、假大空,而是自身的思想境界要高远一些,不要太世俗。

  说到学习,是相互的。我从和大家的交流中学到很多东西,比如网页制作方法、照片收集方法、文字校对方法等等,无处不学问,有时苦思冥想没有结果,别人在旁稍稍点拨就豁然开朗。学得越多,就觉得自己知道得越少,这是我的感受,而且这种感受日益强化。愿大家共勉。

  鸾飞凤舞:

  这么多年收集了这么多资料,最大的收获是什么?精神和物质两方面谈谈。

  CCR:

  收集周恩来资料的收获,对我确实是多方面的:

  从精神上说,我对周总理是从小就“高山仰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收集整理资料本身在局外人看来是枯燥乏味,甚至是不可思议,无法理解的:他当总理和你有什么关系,周恩来和你不沾亲带故,又从来没有接触过,收集整理资料又要花钱花精力,又不能指望收集的藏品用来发财,到底一天到晚陶醉于此,乐趣何在?特别在某些人眼里,现在思想多元化的氛围下,再对周恩来等人感兴趣,就是迂腐的、受蒙蔽的。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的思想认识在爱周人那里容易引起共鸣,我反感的言论又容易在某些场合赢得掌声。世界上的人永远不可能铁板一块,不要试图说明任何人,只要真正说服自己就可以了。

  我在收集整理的过程中精神上非常充实,只有无所事事闲得发慌的人才会做无聊的攀比、斗富、内讧,周恩来这样波澜壮阔的神奇人生,我们挖掘、探索还来不及呢。所谓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精神世界,我庆幸和周恩来神交已久。没有周恩来,我的精神生活将是极度匮乏。

  从物质上说,收获也是出乎意外的。当然这里的物质收获,不是哪个人或哪个部门发给我多少多少钱。周恩来涉及的面太广了,所以收集整理他的资料,客观上使我有了比较宽的知识面,这个“波及”效应是客观存在的。比如看了周恩来和周晓燕的交往资料,就同时了解了周晓燕的人生经历,以及和音乐有关的知识。而我没有艺术细胞,通常是不会去看音乐方面的东西的。周恩来写的文章,发表的讲话,看多了,为人处世的方式多少也学了一点,就是写作能力、说理能力、逻辑分析能力也是潜移默化的,当然学得很不够了。再有,我现在可怜的计算机知识,包括如何使用扫描仪、录音笔、数码相机,如何上网搜索,如何使用文字编辑、图片处理软件,如何制作网页,如何管理维护个人主页,甚至如何使用QQ和MSN,如何扩大交际圈多结识朋友,根子上、骨子里都是为了收集交流周恩来资料的便利,这也是“顺带”的收获吧。

  我原来是个性格内向的人闷声不响的,小时候连女同学都敢欺负我。收集周恩来资料,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的性格,使我变得健谈起来,当然在某些人眼里我也更加顽固起来。

  鸾飞凤舞:

  问你个严肃的问题,有没有想过,将来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这些资料要怎么办?

  CCR:

  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不仅考虑过,而且考虑过多次。老话说:富不过三代,穷不过三代。意思是富的人留下很大的遗产给子孙,子孙吃老本,爷爷再大的财产到孙子手里也没有了。穷的人从爷爷辈起拼搏奋斗,到孙子这一代也总能翻身了。我仿说一句:收藏也不过三代。

  历史上很多收藏字画、古董的人,活着的时候节衣缩食花了很多钱收藏了很多宝贝,在他们去世之后,他们的后人出于各种原因的考虑把东西变卖了、流失了。要看穿这一点,不承认也没用。不能指望你的子子孙孙都和你有同样的兴趣爱好。如果那样想,就是自寻烦恼。

  说到资料怎么办,我的想法是:孤本容易被湮没,大量传播的东西是不会被湮没的。我们现在可以做的是梳理和挖掘两项工作。梳理,是对已经公开的资料系统化、规范化。挖掘,是对尚存的、少为人知的资料进行归集。

  将来离开世界的时候,可以考虑捐赠给档案馆,或者刻成光盘传给后人,或者委托可信赖的人继续通过网站等多种形式发布资料。只要资料本身留下来就可以了,个人的辛劳甘苦无足轻重。况且我的资料主要是电子文件,一个移动硬盘全囊括了。实体的书籍有一些,但不多,我关心的是书里的内容而不是形式,有电子文件就可以了。

  鸾飞凤舞:

  很实事求是。那在资料收集和整理方面,有没有一个具体的目标?

  CCR:

  我主要是收集能够反映周恩来生平的文献资料,也就是这个资料是不是有助于周恩来文稿的挖掘,是不是有助于周恩来年谱的充实。符合这个标准的,决不放过;不符合这个标准的,一般看看而已。那么多的资料,都要收集,怎么可能?精力上、经济上、时间上、能力上,都做不到。有所弃,才有所得;有所专,才有所精。只有正确把握好局部和整体、广博和精深的关系,才能不胡子眉毛一把抓,什么都舍不得放,结果反而一直在低层次徘徊。说到具体目标,我早就和人说过,编辑《周恩来全集》是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仿照《列宁全集》的架构,尽最大可能把周恩来的文章、讲话、文电、批示等收集起来,按时间段分成若干卷,附录就是同时间段的年谱(简本)。在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周恩来年谱》基础上,继续深化、细化、充实生平资料,减少并逐步消除盲点,并补充必要的背景材料。可以按日为单位,客观汇集相关文字并加以体例规范,起名为《走过周恩来生命中的每一天》。照片、手迹、录音、视频的收集整理,都从属于这个中心任务。

  




    如果您发现本网页存在差错,或者要对本网页发表评论,请点击我要留言

    请在留言中标明本网页的网址,以便网站管理员有针对性地进行修改和调整。

最近更新日期:2010-4-26                          
 

Copyright© 2006-2010

ICP060120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