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周恩来辩护

孙中山是不是合格的总统——兼评周总理是不是称职的总理


  


  前言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

  


  最近一个时期,网络上有一篇孙毓波先生写的评论《周总理是不是称职的总理》流传很广。该文引起很大的争议,褒者认为作者思想解放,见解独特,说出了别人说不出来的话。贬者认为作者用意恶毒,打着********的幌子疯狂地攻击周总理。我看到的已是该文的3.0版,作者赶在周总理逝世30周年前夕,又发布了4.0版。

  我毫无疑问是爱周人,喜欢他、敬重他,但我从来没有把他当成神来祭拜。我认为对任何人物和****都是可以争鸣和讨论的,但必须是真正客观、理性、公允的,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针对该文,拥周、反周两派的口水仗打了也不少。我想我仿用孙毓波先生评论周总理是不是好总理的思路和方式,来评论一下孙中山是不是合格的总统,或许给大家辨别是非提供另一种途径。

  强调一下:我一直认为孙中山是中华民族的一位伟人,而且和周恩来一样,对他的高度评价已经超越了不同政见和国界。我写这篇文章并非我存心要拿孙中山开涮,我对孙中山的********是仿效孙毓波先生而来的。相信大家看完后能明白我的真实意图。

  


  小时候,我从大人那里听到这样一则故事:******出了个题目考问王洪文和邓小平:“中国的什么山最高?什么石头最臭?”王洪文回答说:“珠穆朗玛峰最高,茅坑里的石头最臭。”邓小平回答说:“孙中山最高,蒋介石最臭。”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为什么会给他那么高的评价呢?每年孙中山的诞辰、忌日,都会举行座谈会、纪念仪式,每年“五一”、“十一”,人民英雄纪念碑附近都悬挂起孙中山画像,与天安门城楼的******画像遥相呼应。1966年孙中山100周年诞辰纪念时,文革狂飙已经席卷全国,除了******著作外,只有《孙中山选集》、《宋庆龄选集》尚可印行。“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遗教如在耳畔,坚毅果敢的面容烙铁般印在中国人民的记忆中,他被尊为“国父”,其功业可以和美国的华盛顿相媲美。我是一直怀着景仰之情来看待这位伟人的。看了孙毓波先生写的《周总理是不是好总理》,我不禁大吃一惊,竟然有人用如此龌龊的语言来攻击周总理;仿用孙毓波先生评论周恩来的思维方式分析了一下孙中山,我不禁又大吃一惊,原来孙中山是这样一个“平庸无能之辈”,甚至说他是个“民族罪人”都不过分;等到我试着用这种思维方式分析了古今中外其他一些公认的杰出人物之后,我不禁再大吃一惊,因为最后的结论竟然是一个“合格”、“称职”的都没有。看来要不是孙毓波先生点拨,我们这些“人云亦云的盲从者”真不知道要被“愚弄”到几时?!我不指望反周人看完之后一下子就改变自己的观点,以后再非议周恩来的时候不要再那么口不择言也不枉我写这么多字。

  在孙毓波先生看来,中国人大多听惯了官方舆论一边倒的宣传,大多是被洗脑了的,大多不会独立思考问题,象孙毓波先生这样特立独行的人实属凤毛麟角。我想,大多数人都认同孙中山是个伟人,但要用事实来证明还真有点费劲。我冥思苦想好一阵子,好不容易列出几条,按照孙毓波先生的思维方式分析了一下,又全都推翻了:

  1、推翻帝制

  推翻三百多年的清政权,同时结束二千多年的封建王朝,建立共和制的国家,这当然是中国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可是,这是鸦片战争以后无数仁人志士长期奋斗的结果,并不都是孙中山个人的功劳。他是起到了一定的号召作用,但说他“奠基民国”就有点吹捧了。武昌起义是他领导的吗?黄花岗起义是他领导的吗?他当时都不在国内,他是遥控指挥的?逼清廷退位是他去谈判的吗?这些都不是他做的,凭什么把功绩归在他的名下?

  2、坚持革命

  孙中山在袁世凯篡夺革命果实之后,发动护国、护法运动,建立黄埔军校,建立广东革命政府,平息商团****,发动北伐战争,最后壮志未酬在北京溘然长逝,临终前还高呼:“和平、奋斗、救中国”,令人扼腕叹息。可转念一想,也是他自讨苦吃,自食其果。当初他坚持原则,不把总统的职位让给袁世凯是不是就没有后来那么多烦心事了?最起码也可以少走一点弯路。

  3、关心人民

  三民主义只是空洞的说教,《建国大纲》不过纸面的蓝图,为什么不落实?什么平等、博爱,什么天下为公,哪有半点体现在普通老百姓的身上?孙中山要是不把总统的职位儿戏般的让给袁世凯,哪会有洪宪复辟、辫帅进京一出出闹剧连环上演,哪会有军阀割据、战乱不断?最后遭罪受苦的还是老百姓。孙中山当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使老百姓受二茬罪的始作俑者?

  好不容易整出来几条,结果还都否了。大家可以补充,不过结果估计还是否的。为什么?因为按照孙毓波先生的观点,评价总统的合格与否永远是靠政绩说话的,而孙中山执政时期的成绩单实在差强人意。

  孙毓波先生的观点是周恩来任内的成就不用多说,专门谈谈任内的不足。好!幸亏有这个前提。孙中山的功绩我们也不再重复,我们就来专门谈谈孙中山所谓的“阴暗面”。

  用事实说话,我是一向赞成的。我觉得玩弄文字游戏,扭曲辩论规则,遇到实际问题就回避绕弯,这样的辩论就是赢了或占上风,又有什么意义?反驳者请直截了当的回答我下面说的是不是属实,按照孙毓波先生的思维方式,孙中山作为民国首任总统,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1、关于法治基础。

  孙中山作为民国开国总统,是中国共和史上第一位元首。他和周恩来的父辈是同一代人,早年长期游历欧美、日本,深受民主法治思想的熏陶,洋墨水比周恩来喝的多。按常理来说,他一当总统,就应该在这方面颇有建树吧。所谓萧规曹随,孙中山做得如何呢?不管孙中山在建立法治基础上做没做,做多做少,做好做坏,总之1912至1925年不是安逸平和、政法清明的年代,这么说不会有人不同意吧?不知道孙毓波先生对孙中山在法治方面的作为打几分?

  周恩来是中国共产党老一代领导人中最具民主法治思想的。孙毓波先生深谙民主法治,肯定了解三权鼎立是怎么回事:议会立法,政府执法,法院司法。这样的基础知识不需要我罗唣,孙毓波先生怎么会说出政府管立法的外行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建立法治基础(立法),在《宪法》制定前是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的职权,《宪法》制定后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的职权,周恩来既不是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的主席,也不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委员长,他如何能越俎代庖呢?周恩来管外交事务还被现在的有些人认为是和国家主席争权呢,周恩来再去管人大立法的事情就更加是“不务正业”了,对不?周恩来作为政府总理,职责是制定行政法规(可以视为广义的立法),可这一点上周恩来无可挑剔,他在任期里制定了许多行政法规,有些现在还有效。

  在建国初期的镇反剿匪中,被处死的都是有民愤、有血债的,是有确切证据的,而且大多是召开群众大会公开宣判的,这有什么不妥当的呢?至于文革初期混乱失控下的私设公堂造成非正常死亡,这能怪到周恩来头上吗?“砸烂公检法”的口号难道是周恩来提出来的吗?这不是栽赃又是什么?孙毓波先生说周恩来任期内最基本的“杀人者死,伤人者刑”都无法保障,我得到的信息却是完全相反:当时的社会风气良好,黄赌毒现象几乎绝迹,杀人、抢劫等刑事案件很少,一般老百姓的安全感要比现在好。

  2、关于战争赔款

  谈到战争赔款,我们不妨先看一下另一件历史事实。众所周知,1900年(农历庚子年)八国联军入侵中国,1901年迫使清政府签定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该条约规定,中国向英、法、美、日、意、奥、俄、德、比、荷、西等11个帝国主义国家赔款四亿五千万两白银,分39年还清,本息共计白银九亿八千二百多万两。再加上各省的地方赔款,总数在十亿两以上,这笔赔款称之为“庚子赔款”。1911年前肯定得赔,腐朽的清政权还在;1912年中华民国建立后还继续赔,就让人有点看不懂了:孙中山为什么不宣布《辛丑条约》作废,为什么不停止支付赔款呢?要知道这些巨额的赔款用在发展中国的经济可以解决不少问题呢!孙中山这样做难道是为了证明中国政策的连续性,为了证明中国人的国际信誉?孙毓波先生认为不管何种动机,周恩来和蒋介石都放弃了赔款,都应遭到谴责。那么好,我们也来个快刀斩乱麻,不管什么原由,孙中山担任中华民国总统后,支付赔款的行为没有停止,这是事实就足够了。按照孙毓波先生的思维方式,周恩来宣布放弃赔款是卖国行为,那么我们更有充分理由说孙中山的“倒贴”行为是出卖民族大义了?

  至于放弃赔款本身,我是这么看的:******和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和********在这个方面的决策,和对待战犯的态度如出一辙,更多的是从政治高度考虑的。当初那些战犯,不管是国民党战犯也好,日本战犯也好,哪一个不是血债累累?从感情上说杀他们一千遍一万遍也难解心头之恨。可是最后还是采取改造教育的方针并释放了他们,使他们幡然悔悟,继而为和平事业做出他们特殊的贡献。这样的宽宏大量是弱者的表现吗?日本是不是反省,不是中国和其他受难国所能左右的,客观上美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因为美国的姑息纵容才导致日本有恃无恐。是不是日本不参拜靖国神社,我们就气顺一点?说周恩来宣布放弃赔款是“卖国媚日”,那你还不如说当初西安事变时周恩来就该把蒋介石杀了,一石二鸟嘛!

  顺便纠正一个常识性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联合国席位是1971年10月25日恢复的,而中日建交是1972年9月29日,不存在你说的“为了争一个合法政府的名号,为了进联合国,两个政府在外人面前掐起来了”这种情况。这样的低级错误发生在孙毓波先生身上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希望在5.0版本中予以更正。

  3、关于人口控制问题

  我不知道孙中山在人口控制问题上有什么高瞻远瞩的指示没有。按照孙毓波先生的思维方式,说到责任,作为民国的首任总统,面对显而易见的关系国计民生的人口问题,如果没有采取什么有效的决策的话,只能说明他是失职的,乃至遗患后世。但是,按照孙毓波先生惯用的不问原由、不管过程、只看结果的做法,民国时期因贫穷落后导致的死胎、溺婴、弃婴、夭折,因战乱灾害导致的非正常死亡,都导致了人口减少,也可以算是在人口控制问题上做出的一点“成绩”了。

  孙毓波先生对人口问题的态度是令人费解的,居然认为现在的计划生育是不人道的,按照这个逻辑,建国初期就限制多生,不是又侵犯了那些想多生孩子的人们的生育自由了吗,这不是同样不人道的吗?

  周恩来在人口计划生育这个问题上看得比较早,50年代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多种场合宣传晚婚晚育、优生优育,说周恩来“鼓励生育”真是天怜可见。

  4、关于人民生活水平

  按照孙毓波先生说的“我只管最终的事实,至于什么原因造成的就不管了”,我们来看看中华民国时期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和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恐怕难以得出舒展眉宇的结论。单以经济生活水平的标准来衡量一个人的执政能力,那么现在一个富裕村村民生活水平肯定要比孙中山当民国总统时的老百姓吃得好、穿得好、手里有闲钱,我们是不是可以说这个村村长的执政能力比孙中山还要高呢?

  非正常死亡千万人以上,这样的鬼话也有人相信?全国八亿人口,死亡五千万,平均十六个里死一个,我们不妨按着这个比例随机去调查统计,看是否能得出这个结论?怪不得“亩产万斤”“水稻托举小姑娘”这样的报道有市场呢,还是有人相信啊!让人费解的是:既然死亡人口要档案解密才能知道,那孙毓波先生又从哪里知道死亡人口在千万人以上呢?饥荒死人当然是很不幸的事,但这归咎于周恩来公平吗?我只知道对着外宾说“我们现在不是愁粮食少,而是愁粮食太多了,粮库里放不下该怎么办”的不是周恩来,拍着胸脯说那一大堆天文数字的计划指标能完成的也不是周恩来,但是最后三番四复做检查的却是周恩来。

  5、关于新闻宣传

  孤陋寡闻,孙中山当总统时新闻宣传做得如何还真不大清楚。我只记得皖南事变后,周恩来组织反击,揭露真相的稿件被扣压不准刊出,致使新华日报的版面开了天窗。当然这个发生在蒋介石时期,但新闻检查制度是不是孙中山当总统时就有,就不得而知了。

  恐怕孙毓波先生没有机会看到《参考消息》,否则就不会说那么多想当然的话了。外电攻击******、周恩来的文字不加任何删节就直接登在报刊上,公开透明度比现在还强啊!

  顺便说一下,孙毓波先生关于新闻宣传的这段话里的若干错误:饿死人的事当时没有报道,毛主席不吃肉当时也没有报道,谁说报道了,把正文贴出来堵我的嘴。******被塑造成一个万寿无疆永远正确的神,但他是党的主席而不是国家主席,说他是国家元首显然错了。说周恩来“成了一个没有缺点的千古第一完人”,那也是1977年以后的事;1976年周恩来逝世时的真实情况是伍豪****中央还没有正式下结论,人民日报有文章用“端着胳膊的孔老二”、“党内最大的走资派”的恶毒语言影射周恩来。

  6、关于外交政策

  孙中山当上总统后,没有派兵驻扎外蒙古,致使中央政府的控制力日渐削弱,给后来外蒙古独立留下了隐患。苏俄列宁宣布在适当时期要把沙皇掠夺的大片领土归还中国,而孙中山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再加上继续支付清政府遗留下的“庚子赔款”,你说孙中山在外交上能有什么成就?

  新中国的外交成就是有目共睹的。周恩来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国与国之间处理问题的基本准则,有着强大的生命力。说到对外援助,我们进联合国是黑人兄弟抬进去的,这不是句空话。支持各国人民革命是中国应尽的国际义务,抗美援朝、抗美援越避免了美国驻扎家门口,也使美国领教了中国的厉害。红色高棉曾和西哈努克亲王一个战壕抗击朗诺集团,中国没有理由不支持,至于它后来的蜕变和******政,都发生在周恩来逝世之后。

  我记得3.0版本里有15条“罪状”,4.0版本何以少了许多?为了对应孙毓波先生的文章,他没有提到的,我就不展开了。

  文章的最后,我还是要表白一下,上面针对孙中山的非议言论,并非我的真实意愿,我承认这些言论是很荒唐可笑的,但却是符合孙毓波先生评论周总理的思维方式的。这种思维方式有以下几个特点:

  1、不看过程,只看结果;

  2、攻其一点,不及其余;

  3、不问原因,一厢情愿;

  4、胡乱联系,沾边就行;

  5、不分异同,不加区别;

  6、放大缩小,筛选过滤;

  7、只看表象,不问实质;

  8、混淆是非,扭曲真相;

  9、超越实际,求全责备。

  总结的不一定全面。大家不妨重读一下孙毓波先生的《周总理是不是好总理》,看我有没有说错。同样,我非议孙中山的文字也有上述特征。

  诸位看官:

  如果你看了我非议孙中山的文字要骂我,那么我们是朋友;

  如果你不再相信孙毓波先生对周总理的攻击,那么我们是知音;

  如果你觉得孙中山、周恩来都不是好人,那么恭喜你,你掌握了褒贬任何人的********!

  


  附记

  孙毓波先生的文章后面附了个《跟帖回复指南》,我的这篇文章后面就不附了,因为那样做吃力不讨好,有人会说:这么小看别人,我跟帖、回复的话还要你教?所以大家尽可以天马行空,自由发挥。

  为和孙毓波先生的文章相对应,本文直接确定为4.0版,前三个版本跳过。以后将根据《周总理是不是好总理》的版本更新相应升级。

  向孙毓波先生表示感谢。因为没有您的《周总理是不是好总理》这篇文章搭好的总体框架,我的这篇文章恐怕写起来要吃力的多,现在有您的文章作基础,我要轻松省力许多。

  同时向孙毓波先生表示歉意。按说我的文章是针对您的文章而写,理应将您的原文附在后面。由于您的品德修养不同一般,在文章中使用了太多的卫生间用语,很不雅观,所以我放弃了。好在别人在网上很容易就能看到您的文章。

  发现一个问题:孙毓波先生文章后面的致谢名单中有拣尽寒枝、山长1,我一直怀疑这两个都是孙毓波先生的化名。自己感谢自己来凑数,还不至于吧,看来是另有其人,尔辈不孤啊!

  


  本文刚刚写就,网友反应还不得而知。反正以后还要升级的,有代表性的反对意见,我会逐一反驳的。

  作者笔名:CCR

  个人主页:周恩来档案http://www.zhou—enlai.com

  信箱:ccr0725999@sohu.com

  QQ:524249510(转载请保留作者信息)

  2006年1月13日

  




    如果您发现本网页存在差错,或者要对本网页发表评论,请点击我要留言

    请在留言中标明本网页的网址,以便网站管理员有针对性地进行修改和调整。

最近更新日期:2017-05-21                          
 

Copyright© 2006-2017

ICP060120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