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周恩来辩护

周恩来学历之考辩


  


  1950年7月11日,周恩来在北京市高等学校毕业生分配工作动员大会上发表了《跟着新生的力量走》的讲话。在开场白中周恩来说:“很惭愧,我是中学毕业生而不是大学毕业生。从这一点讲,我无法体会你们的心理。但是作为一般的知识分子的思想情况来看,我们可以从政治观点和思想方法上来谈谈这个问题。”时隔一年多,1951年9月29日,周恩来在北京、天津高等学校教师学习会上作《关于知识分子的改造问题》的报告时,又提及自己的求学经历:“我中学毕业后,名义上进了大学一年级,但是正赶上五四运动,没有好好读书。我也到过日本、法国、德国,所谓留过学,但是从来没有进过这些国家的大学之门。所以,我是一个中等知识分子。今天在你们这些大知识分子、大学同学面前讲话,还有一点恐慌呢。不过,我总算是知识分子出身的,对知识分子的改造有一些体会,联系自己来谈这个问题,可能对大家有一点帮助,有一点参考作用,总不至于成为一种空论吧!”

  在周恩来的上述两次讲话中,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周恩来不是大学毕业生。

  对于周恩来的求学经历,社会上相当一部分人并不了解具体情况。在如今重视文凭、讲究学历的社会环境中,大学没毕业是很没面子的事。难怪有些人对周恩来的学历问题也有所微词,甚至嘲讽了,有的话还非常尖刻:

  ——有人说,不是说周恩来的学习成绩很好吗?南开的高才生怎么连大学都没考上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现在纪念馆里陈列的关于周恩来在南开学校读书时的优良记录,会不会是编造的啊?

  ——有人说,周恩来在日本没有上学念过书,考了两次官费大学都没考上,凭他的聪明才智,不应该这样惨啊!两次落榜,不能都归咎于客观原因吧?他是不是后来学不进去了?学习成绩的落差怎么这么大?

  ——有人说,周恩来从日本回来就读南开学校大学部,是免试录取的,是校长张伯苓特殊照顾的,让他考,他也不一定能考上。既然已经在读了,为什么不坚持学业,而是热衷学生运动,导致被学校开除,这样对自己的前途不是太不负责任了吗?

  ——有人说,周恩来到欧洲去留学,也就是镀镀金而已,说起来好听,实际上他又没进入哪个大学正经八百地读过书,能有什么学业上的进步?不要说名牌大学了,就是普通大学的毕业证哪怕结业证都没混到手,更不要说学位了,丢不丢人?

  ——有人说,周恩来的学历充其量只相当于现在的高中生,可新闻媒体还吹嘘他能力如何如何强,在哪些领域有多少多少特殊的贡献,谁信啊?中国就是这样,喜欢把领导人吹得神乎其神,样样精通,牛皮吹大了要爆的。

  ——有人说,周恩来自己的学历不高,与他同时期搞革命的领导人大多也是如此。他们都不希望比自己学历高、有本事的人掌权,所以建国以后知识分子长期不受重视,有学问的人被排挤和压制。

  …………

  这些言论有的已经不仅仅是为周恩来的学历问题感到疑惑和惋惜了,而是借机在散布一种不满的情绪。如果不加以必要的澄清,这些言论是会有更多的人应和的,周恩来的形象也会一定程度上受到损害。

  让我们回顾周恩来的求学经历,从中去寻找“周恩来大学没有毕业”的答案吧——

  周恩来五岁启蒙,进家塾读书。随着居住地的迁徙,曾在外祖父万家、嗣母陈家、表舅龚荫荪家的家塾读过书。在十二岁之前,已经学习了四书五经的一些篇章,阅读了外祖父家的大量藏书,初步接触到一些新思想和时事政治知识。1910年春,周恩来随堂伯父周贻谦远赴辽东,先入银岗书院(初级小学,在今辽宁省铁岭市)读书。同年秋,移居伯父周贻赓家,入奉天第六两等小学堂(后改名为东关模范学校,在今辽宁省沈阳市)高等丁班学习。在校两年,“肆力学科,兼好读散文小说及新闻杂志”,各课成绩都名列前茅,作文尤受老师、同学赞许。周恩来“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豪言壮语就是1911年底在一次修身课上回答老师的提问时说的。

  1913年春,由于伯父周贻赓工作变动,周恩来跟随着搬到天津。在此前后,周恩来还曾在父亲周劭纲陪同下去北平报考清华学堂,却因为是南方省籍未予录取。学校针对南方省籍的考生制定了比北方省籍考生更高的录取分数线,周恩来是浙江省籍,他达到了北方省籍的录取分数线,但没有达到南方省籍的录取分数线。周恩来在天津大泽英文、算学补习学校补习了三个多月的英文。8月16日,考取南开学校,19日报到入学,编入己三班(以后改为丁二班)。南开学校是仿照欧美近代教育制度开办的,学制四年,相当于中等学校。主科有国文、英文、数学(包括代数、几何、三角)三门,每年都有,英文课每周都有十小时;次科有物理、化学、中国史地、西洋史地、生物、法制、体操等;从二年级起,除国文和中国史地外,各科都用英文课本;三年级起,就要求学生阅读英文原著小说。各门课程每月考试一次,期末有大考,留级和淘汰的都不少。周恩来入学初期,国文成绩“早露头角”而“英文非佳”,经发奋攻读,很快赶上,各科成绩均优。入学的第二年,由于他品学兼优,而家庭经济状况又不好,经教师推荐,学校破例免除他的学杂费,成为当时南开学校少有的免费学生。1917年6月26日,周恩来参加南开学校第十次毕业典礼,获国文最佳奖,并代表毕业同学致答词。他的********上写着:“中学部学生周恩来,年十九岁,浙江省绍(兴)县人,于中华民国六年六月业将功课肄习完毕,计得毕业分数八十九分七二。”《毕业同学录》中这样评价周恩来:“君家贫,处境最艰,学费时不济,而独于万苦千难中多才多艺”,“善演说,能文章,工行书”,“长于数学”,“毕业成绩仍属最优”。

  关于周恩来在沈阳东关模范学校、天津南开学校读书的情况,都有大量的原始档案资料予以证明。例如,目前保留下来的周恩来最早的文章《东关模范学校第二周年纪念日感言》被评为甲等作文,在奉天省教育品展览会上展出,并作为范文先后收入《奉天教育品展览会国文成绩》、上海进步书局出版的《学校国文成绩》和上海大东书局出版的《中学生国文成绩精华》等书中。关于周恩来在南开学校的国文、数学、化学、演说、习字等竞赛和考试中取得优异成绩的记载,都能在当时出版的《校风》、《敬业》等刊物上查到,这些都绝对不可能是后来为了某种特殊需要再编造出来的。所谓宣传拔高、夸大、杜撰的说法,都是不能够成立的。

  1917年9月,周恩来在一些师长、同学、亲友的资助下,东渡日本留学得以成行。10月,入日本东京神田区东亚高等预备学校补习大学考试的科目,主要是学习日文,也复习一些其他课程。1918年3月4日至6日,周恩来参加了东京高等师范学校的入学考试,共考日语、数学、地理、历史、英语、物理、化学、博物八科,还进行了口试,其他各科成绩均不错,唯独日语的成绩不好,结果没有录取。7月2日、3日投考东京第一高等学校,又未被录取。两次考试失利,周恩来心中难堪异常。那么,聪明的周恩来为什么没能考上大学呢?最根本的原因是他对时政和社会问题倾注了过多的精力,在他的日记中记录了大量的这方面的情况。尤其是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国内反段祺瑞卖国运动的兴起,使关心政治的周恩来无法静下心来读书。和他一起出国的同学对此很不理解,认为他没有摆正主次关系,周恩来还和他们发生过激烈的争吵。此外,他的经济状况十分恶劣,没有******收入来源,连租房的钱也没有,甚至连吃饭都成问题,靠朋友接济勉强维持。家庭问题也一直困扰着他,母亲万氏过世多年无钱下葬长期厝在清江浦一座庵里,父亲收入微薄无力供养他读书,八叔父在久病中凄然告别人世,两个弟弟的日子在艰难中苦熬,淮安老家更加衰败。有心者可读一读他的旅日日记,这些烦心事哪能不影响他的学习呢?

  周恩来在日本期间还写过京都帝国大学的《入学志愿书》和《履历书》,但他没有在这个学校读过书。关于周恩来曾在早稻田大学读书的说法,也并不符合事实。1919年3月,周恩来得知南开学校即将创办大学部的消息后,决定回国学习。临行前,他把《大江歌罢掉头东》一诗书赠给南开同学张鸿诰,在附言中表示:“返国图他兴。”回国后不久五四运动爆发,周恩来全力参加运动,并且逐步成为运动的领导核心,9月16日觉悟社成立。在此前后,9月8日,周恩来注册入学,学号是62号,进南开学校大学部文科学习;9月25日,周恩来出席南开学校大学部的开学典礼。大学部设文、理、商三科,学制四年,学生共96人,教师17人,周恩来为该部的第一届文科学生。稍后不久,大学部决定改名南开大学,并在11月25日召开南开大学成立大会。这样,周恩来理所当然地成为南开大学的第一期学生。这就是周恩来提到的“名义上进了大学一年级”。但是为什么又说是“名义上”呢?因为周恩来当时领导学生运动,1920年1月29日,周恩来等四人领导天津各校学生数千人赴直隶省公署请愿,竟被拘捕。羁押期间,周恩来被南开大学开除,他的学籍直到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之后才由校长张伯苓亲自宣布恢复。南开大学是周恩来以正式在校生身份就读过的唯一的高等院校,这一身份最多也只有四个月的时间,而1919年10月下旬起的两个多月恰好是觉悟社活动的高峰时期。从这一点说,周恩来的确像他后来坦承的“没有好好读书”。

  1920年7月17日,周恩来出狱。为进一步探求救国真理,经南开学校创办人严修推荐和资助,周恩来决定到资本主义的发源地——欧洲留学考察。11月7日,周恩来在上海搭乘法国邮船波尔多斯号前往欧洲,同行的有郭隆真、李福景、张若名等197人,他们都是华法教育会组织的第15批赴法学生。从1920年11月到1924年7月回国,周恩来在欧洲度过了将近四年的岁月。他先后到过英国、法国、德国等国家,“所谓留过学,但是从来没有进过这些国家的大学之门。”(周恩来语)1921年1月,周恩来准备投考英国的爱丁堡大学,因入学考试在秋天,他在法国巴黎郊区的阿利昂法语学校补习法文,后又转到法国中部的布卢瓦镇继续学习法文,在巴黎期间曾在雷诺汽车厂做工。但是革命形势的迅速发展,迫使他投入到火热的革命斗争之中。特别是1921年春,周恩来经张申府、刘清扬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八个发起组之一的巴黎共产主义小组。从这时起,他开始走上职业革命家的道路。也就是说,他自己主观上已经不准备像普通的学生那样:考个大学,安安稳稳地读三、四年,然后找个谋生的工作。像张若名,后来不问政治,一门心思在象牙塔里苦读,获得博士学位,但周恩来没有走这条路。他没有参加爱丁堡大学的入学考试,此后也没有再报考过其他高等院校,他的学生时代无形中画上了句号。他这样做,决不是逃避窘迫,也决不是畏惧挫折,而是深思熟虑后的果断放弃。他已经把个人的前途和祖国的命运紧密地结合起来。他以饱满的革命热情,参加领导了争取勤工俭学学生到里昂中法大学入学的运动,参加了筹建、领导青年团旅欧支部。他进行了广泛的社会考察,密切注视国际国内局势的动向,经常通宵达旦撰写通讯,向国内介绍国际大事。他把“研究主义”放在第一位,深入研究了马克思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周恩来在欧洲四年,没有弄到一纸文凭,这在有些人眼里简直是“虚度光阴,自暴自弃”,但是事实证明:周恩来的抉择无疑是正确的。如果周恩来当时像张若名那样选择读书,那么中国会多一个知识渊博的专家学者,但同时会少一个对革命事业举足轻重的领袖级人物,这是不言而喻的。

  周恩来的学历只能算大学肄业。但是,如果我们以此作为证据来怀疑或者讥讽周恩来的学识水平,只能证明我们自己的浅薄无知和趋炎附势。我们都应该知道一个最浅显的道理:学历和能力之间往往并不能画上等号。周恩来在实践中学习,在革命工作中学习,提倡“活到老,学到老”,他在政治、军事、经济、外交、文化等各个领域,都有杰出而独特的贡献,这都是有目共睹、有口皆碑的。他绝不是一个自谦的什么“中等知识分子”,而是具有真才实学的大学问家。比起现在那些学历随着职务长的庸官俗人,周恩来的中学毕业生的学历显得那样沉甸甸。也不知那些头戴博士桂冠的人,有几个自认为在学识上、能力上超过了周恩来?!至于说到周恩来因为自己的学历低从而压制有本事的人,更是无稽之谈。建国以后,党内高层确实在知识分子政策上意见不尽一致,有过多次反复,但周恩来是始终如一地尊重和信任知识分子的,钱学森、李四光等一大批人士都是在他的精神感召下回国的。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不说也罢!

  




    如果您发现本网页存在差错,或者要对本网页发表评论,请点击我要留言

    请在留言中标明本网页的网址,以便网站管理员有针对性地进行修改和调整。

最近更新日期:2017-05-21                          
 

Copyright© 2006-2017

ICP060120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