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R札记

周恩来生前被别人喊万岁是唯一的一次吗


  


  有篇帖子《周恩来唯一一次被别人喊万岁》在网上流传很广,为了说明问题,先将中国将军政要网论坛的文本贴在下面:

  1952年5月1日,中华全国总工会邀请各国工会代表团参加“五一”节观礼,并列席全国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在大会闭幕那天,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集体接见全体代表和外国工会代表团。当中央领导出现在主席台上的时候,掌声和“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响成一片。此时******离开中央其他领导人向前走了一步,向人群挥手致意,“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更加震耳欲聋。

  这时,代表团中的煤矿工会代表比尔·加德纳先生不解地问曾任周恩来翻译的齐锡玉:“为什么只喊毛主席万岁,不喊周恩来万岁?”对此提问,齐锡玉心里怪他“怎么会提出这样没有常识的问题呢?”但碍于领导指示,于是耐心向他解释说中国的制度不同于澳大利亚……不想加德纳却不客气地打断齐锡玉说:“这些我知道,我的经历你却不知道。”原来在中国的抗日战争爆发时,澳共领导的澳大利亚工会发动罢工声援中国,抗议澳大利亚政府卖生铁给日本,不是共产党员的加德纳却非常积极地参加了这次罢工。他说,之所以参加罢工,是因为此前看了一部新闻片,里面有很多反映日本侵略军暴行,让人毛骨悚然的镜头。而这部新闻片最后是周恩来答记者问,“周恩来的镜头很短,但是他的眼神和声音却充分表达了他的义愤和决心。从那时起,周恩来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中国人民反侵略的象征!”

  会见结束时,外宾分成三队同******、刘少奇和周恩来握手告别。加德纳在同周恩来握手时用英语说:“向你致敬。”周恩来直接用英语回答“谢谢你”。但谁也没想到,加德纳紧接着竟用英语喊出“周恩来万岁”的口号(幸亏他不会中文)。周恩来立即摆手示意,不让齐锡玉翻译。的确,加德纳很可能以为“万岁”(Long Live)只是向自己敬重的人表示一种美好的祝福、愿望,所以他很“无知”地不顾“中国国情”,一定要喊“周恩来万岁”,表达自己的心愿。他不知道“万岁”在中国政治文化中代表至高无上的神圣性和权威意义,不知道错用“万岁”有可能引起何等严重的后果。


  有人要说,难道上述文章的内容是不真实的吗?我并非对这件事本身有所怀疑,也无意推翻错用“万岁”的严重后果,但是对所谓“唯一一次被别人喊万岁”的表述不能认同。因为“唯一一次”的意思是绝无仅有的一次,而事实上并非如此。1965年1月24日苏班德里约在周恩来欢迎印度尼西亚代表团的宴会上的讲话时喊出了“周恩来总理万岁!”的口号,而且《人民日报》上发表时未删去这句话。下面是当时《人民日报》发表的全文:

  周恩来总理阁下,各位副总理阁下,各位部长阁下,各国驻北京使节阁下,印度尼西亚人民所敬爱的中国朋友们:

  首先,我想借此机会向******主席、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及其他朋友们转达苏加诺总统阁下的亲切问候。其次,我想向中国人民致印度尼西亚人民的革命的战斗敬意。我们这次到中国特别是到北京的访问,正值全世界和全人类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斗争面临着严重的时刻。我们到处看到,反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日益高涨和扩大,中国人民和印度尼西亚人民也经历了这点。的确,在目前世界的情况下,各国的斗争不可能仅仅为了争取各国的民族独立和各国的安全,各国争取独立的斗争应该包括反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斗争,因为如果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还盘踞各处,这是对我们的一种威胁,我们取得了民族独立以后也是如此。

  为了给新的世界,正义的世界,独立自由的、没有人压迫人的、和平的世界打下基础,所以我们不能不结束和埋葬帝国主义时代。这就是印度尼西亚革命的基础,它符合于人类的革命,即彻底结束帝国主义时代和连根埋葬帝国主义,而代之以新的世界,独立的世界,正义的世界,和平的世界。应该从这方面来理解印度尼西亚和苏加诺总统的退出联合国的决定。印度尼西亚退出联合国并不是出于任何愤慨或感情冲动,而是为了加强反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进步的革命的队伍。苏加诺总统作出决定之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有一些朋友认为,印度尼西亚退出联合国削弱了联合国里的进步的革命的队伍和新兴力量的队伍,这样印度尼西亚退出联合国似乎削弱了反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相反的,印度尼西亚退出联合国,鼓舞了各国人民反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精神。印度尼西亚的退出联合国鼓舞了各国人民的精神并增强了他们的自信心,使他们不再害怕帝国主义。印度尼西亚退出联合国,使目前拉丁美洲、非洲、亚洲各国和社会主义阵营各国的进步的革命的队伍,在联合国里对付帝国主义有了更巩固的地位。在这个讲坛上,我们呼吁仍留在联合国里的我们的朋友,能够充分利用印度尼西亚退出联合国的机会,进一步加紧、加深和加强我们在各个方面进行的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斗争。我们想借此机会向********和人民表示万分的感谢,因为它是能够理解印度尼西亚退出联合国的理由并自觉地支持印度尼西亚为对付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所作出的决定的国家之一。

  我们想向始终站在印度尼西亚人民为实现印度尼西亚革命和反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而斗争的这一边的中国人民表达印度尼西亚人民十分感动的心情。印度尼西亚完全意识到采取这一行动将引起的一切后果和粉碎“马来西亚”的一切后果,但是,印度尼西亚人民深信,这个斗争是正义的斗争,所以印度尼西亚人民是不会孤立的,至少一些进步的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民会保卫印度尼西亚,如果印度尼西亚遭到帝国主义侵犯的话。

  因此,我们对付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不必气馁。进步的革命的队伍日益壮大和扩大,相反,帝国主义队伍日益削弱,这使他们可能会更加莽撞。但最重要的是,在任何情况下我们必须坚持原则,必须在一切地方继续展开反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我们绝不能满足于现状,如果我们满足于目前所取得的成就,那就意味着,加强了世界上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地位。

  我再次代表苏加诺总统和印度尼西亚人民对********和中国人民对我们的行动的谅解表示深深的感谢。在这个讲坛上,我呼吁新兴力量队伍团结起来,全世界进步的革命的队伍团结起来,一直到把帝国主义和新殖民主义彻底消灭为止。

  在这方面,中国人民和印度尼西亚人民将是这个队伍的先锋而并肩前进。我们不怕对付任何地方的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

  ******主席万岁!

  刘少奇主席万岁!

  周恩来总理万岁!

  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的友谊万岁!

  全世界进步的革命的队伍万岁!

  我提议大家为中国人民的领导人的健康,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的友谊干杯!


  无独有偶,1942年7月周恩来的父亲周劭纲老先生去世时,周恩来和邓颖超为此发布了《讣告》。有的文章说称这是我党高级领导人“最早”为亲属丧事发表《讣告》,有的文章还说是“唯一的”。实际上,这种说法也不正确。因为1940年杨振德女士(邓颖超的母亲,周恩来的岳母)去世时,周恩来和邓颖超也发布了《讣告》。仅此一例,“最早”和“唯一”的说法就都站不住脚。

  类似这样说过头话的例子并不少见。我们写文章,要尽量少用绝对化的词。不是说不能用“唯一”“最”这样的描述,而是说应当谨慎为之,要经得起检验查证。一旦发现错用了,要及时更正,以免以讹传讹,误导他人。

  




    如果您发现本网页存在差错,或者要对本网页发表评论,请点击我要留言

    请在留言中标明本网页的网址,以便网站管理员有针对性地进行修改和调整。

最近更新日期:2017-05-21                          
 

Copyright© 2006-2017

ICP060120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