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R札记

永远刻骨铭心的怀念


  


  30年前,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逝世的时候,我还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儿童,但我对那时一年之内连续三次佩戴黑纱的事情仍记忆犹新。曾经和他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1262个日日夜夜,却没有亲眼看到过他,只有在睡梦中和他相见。“生活如此艰险,还好有你梦好甜!”30年来,缅怀追思之情与日俱增,时空不能阻隔我对周总理的思念。通过亲历者的泣述,阅读着纪念周总理的诗文,聆听着周总理的讲话声音,那举国哀痛、撕心裂肺的场面如同电影胶片一幕幕闪现在我的脑海中,刀刻斧凿般深刻,永难忘怀:

  


  1976年1月7日(星期三)

  23时许,周恩来从昏迷中醒来,认出站在面前的吴阶平大夫,说:“我这里没有什么事了,你们去照顾别的同志,那里更需要你们”。这是周恩来说的最后一句话。

  1976年1月8日(星期四)

  0时,周恩来在昏睡中迎来生命的最后一天。

  7时40分,医疗组召开早会,听取夜间值班医护人员交班情况介绍、专家们的医疗意见、需要注意事项。会议大约开了20分钟。

  8时左右,抢救工作开始,医疗组长吴阶平为现场总指挥。

  9时57分,周恩来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10时10分左右,吴阶平宣布抢救工作停止,同时要求把周恩来全身上下的氧气管、输液管、引流管和心电图监护仪的电极板等都撤掉,用新床单将周恩来全身覆盖起来。

  邓颖超来到周恩来床头,和周恩来吻别。

  邓小平等在周恩来的遗体前肃立、鞠躬。

  12时许,周恩来的遗体被抬上救护车,护送到北京医院太平间。

  20时30分,周恩来的遗体做病理解剖,进行身后检查。周恩来医疗组专家、保健医护人员和北京医院领导观看了病理检查全过程。

  1976年1月9日(星期五)

  4时12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提前开机,播音员方明播报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发布的周恩来逝世的讣告。

  晚上,为周恩来遗体理发、穿衣、整容及化妆,由北京医院副院长韩宗琦主理。

  23时,周恩来遗体安放在北京医院太平间。

  1976年1月10日(星期六)

  告别厅内,周恩来安卧在鲜花丛中,遗体上面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周围置放着长青松柏。

  9时,告别仪式开始。党和国家领导人,党、政、军各部门负责人,爱国民主人士的代表,以及首都群众代表向周恩来遗体告别。

  1976年1月11日(星期日)

  8时30分,周恩来的亲属19人向周恩来遗体告别,参加人员是周秉德、沈人骅夫妇,周秉钧、刘军鹰夫妇,周秉宜、任长安夫妇,周秉华、李玉树夫妇,周秉和,周秉建,周尔鎏、王章丽夫妇,周尔均、邓在军夫妇,周华璋、侯云珍夫妇,周尔辉、孙桂云夫妇,周保章。

  9时起,首都群众代表向周恩来遗体告别仪式继续进行。

  16时许,北京医院的医护人员向周恩来遗体告别。至此,告别仪式结束。两天里有一万多人参加了告别仪式。

  16时30分,八宝山的工人们列队走进告别厅,为周恩来送行。工人们把周恩来的遗体移到大白床上,将大白床抬上灵车。

  16时45分,周恩来的灵车驶出北京医院西门,经台基厂、长安街去八宝山火化。沿途36华里的长街上,百万人肃立默哀,为周恩来送行。

  18时06分,周恩来的灵车到达八宝山。行车81分钟。

  周恩来的灵柩安放在第二告别室。送行的中央领导人和治丧办公室成员最后向周恩来告别。邓颖超向即将火化的周恩来遗体诀别。

  给周恩来做面膜。

  周恩来的遗体被抬进火化车间。

  19时20分,治丧委批准可以开始火化。为了保证骨灰质量,火化用了3个小时。

  22时20分,殡葬工刘占海报告火化完毕。治丧委同意停火。

  22时30分,周恩来的骨灰出炉。骨灰在镀锌板上冷却后装入骨灰袋,骨灰袋再装进骨灰盒。工作人员把党旗覆盖在骨灰盒上。骨灰中没有烧化的假牙、腰带圈和鞋钉等物分别装在两个景泰蓝花瓶里。

  礼堂一室临时布置了灵堂,工作人员把周恩来的骨灰送到这里,安放在鲜花丛中。骨灰盒两侧有仪仗队礼兵守候着,治丧委、周恩来身边工作人员和八宝山的领导人彻夜不眠,为他守灵,陪伴他的骨灰度过第一个夜晚。

  1976年1月12日(星期一)

  清晨,工作人员护送周恩来的骨灰离开八宝山,沿着长安街向东行驶,到劳动人民文化宫。

  劳动人民文化宫一片庄严肃穆气氛。吊唁大厅的中央悬挂着周恩来遗像,安放着周恩来的骨灰盒,上面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周围摆满了鲜花和常青松柏。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肃立守卫在两旁。大厅正门上方挂着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中国人民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周恩来同志永垂不朽!”

  9时,吊唁活动开始。

  1976年1月13日(星期二)

  吊唁活动进入第二天。

  1976年1月14日(星期三)

  吊唁活动进入第三天。

  傍晚,吊唁活动结束。三天里,首都的工人、农民、解放军指战员、机关干部和各界各族群众,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来到劳动人民文化宫,从早到晚,络绎不绝。他们臂戴黑纱,胸佩白花,在军乐队演奏的哀乐声中,含着眼泪,缓步走进吊唁大厅,向周恩来默哀致敬。据不完全统计,三天里来吊唁的人数超过了100万,其中各国驻华使馆官员及来访外宾2000多人。由于人实在太多,连原本中午休息的时间也取消了。

  18时30分,邓颖超由工作人员搀扶走进吊唁大厅,带领大家向周恩来三鞠躬,然后双手捧着骨灰盒,向在场人员致谢。

  20时许,周恩来的骨灰盒从劳动人民文化宫护送到人民大会堂。根据邓颖超的嘱咐,周恩来的骨灰盒安放在台湾厅。

  1976年1月15日(星期四)

  周恩来的骨灰盒转移到北大厅。

  15时,周恩来追悼大会隆重举行。邓小平致悼词,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首都各界群众代表五千多人出席。

  16时,追悼会结束。邓颖超召集亲属谈话。

  周恩来的骨灰盒转移到西大厅。

  19时30分,邓颖超走进西大厅,打开骨灰盒抚摩,作最后告别。工作人员从邓颖超手中接过骨灰,穿过大会堂地下室,乘坐周恩来生前座车前往通县机场。邓颖超由工作人员陪同乘另外一辆车紧跟其后。

  20时许,抵达通县机场。邓颖超目送执行任务的人员登机。

  20时15分,执行任务的安—2飞机起飞。机组人员是机长胥从焕、副驾驶唐学文、领航员白海坤、机务一中队副中队长陈宝森以及周恩来身边工作人员张树迎、高振普。

  周恩来的骨灰分三次分别撒在北京密云水库、天津海河、黄河入海口(山东滨州)。

  从晚上7时起至任务结束,全国实施净空。在祖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空,只有执行任务的这架飞机在夜空中飞行。

  1976年1月16日(星期五)

  0时45分,飞机安全降落在通县机场,飞行时间4小时31分钟,航程830公里。

  0时50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世界宣布:周恩来总理的骨灰已根据他生前遗愿撒向祖国的江河湖海和大地。

  


  1976年1月的日历,浸透着中华儿女太多太多的泪滴。敬爱的周总理78年的生命旅程走到了尽头,他和他爱、爱他的人民诀别了!30年了,一切还象刚发生的那样,想起来我就心痛。周总理走进了历史,周总理走进了永恒,中国共产党因为有周恩来而增添了光辉,中国人民因为有周恩来而增强了自豪感,他将永远和他爱、爱他的人民在一起。

  2006年1月8日

  




    如果您发现本网页存在差错,或者要对本网页发表评论,请点击我要留言

    请在留言中标明本网页的网址,以便网站管理员有针对性地进行修改和调整。

最近更新日期:2017-05-21                          
 

Copyright© 2006-2017

ICP060120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