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R札记

周恩来逝后一周记


  


  CCR注:下面这则材料,是我根据当事人的回忆等文献资料综合整理而成的。大家认为有补充和需要修正的,请跟帖说明。

  


  1976年1月7日

  晚11时许,周恩来从昏迷中醒来,认出站在面前的吴阶平大夫,说:“我这里没有什么事了,你们去照顾别的同志,那里更需要你们”。这是周恩来说的最后一句话。

  1976年1月8日

  0时,周恩来在昏睡中迎来生命的最后一天。

  7时40分,医疗组召开早会,听取夜间值班医护人员交班情况介绍、专家们的医疗意见、需要注意事项。会议大约开了20分钟。

  8时左右,抢救工作开始,医疗组长吴阶平为现场总指挥。

  9时57分,周恩来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10时10分左右,吴阶平宣布抢救工作停止,同时要求把周恩来全身上下的氧气管、输液管、引流管和心电图监护仪的电极板等都撤掉,用新床单将周恩来全身覆盖起来。

  邓颖超来到周恩来床头,和周恩来吻别。

  邓小平等围在周恩来遗体前肃立、鞠躬。

  12时许,周恩来的遗体被抬上救护车,转移到北京医院太平间。

  晚8时30分,周恩来的遗体做病理解剖,进行身后检查。周恩来医疗组专家、保健医护人员和北京医院领导观看了病理检查全过程。

  1976年1月9日

  清晨,周恩来逝世的消息向全世界公布。

  晚上,为周恩来遗体理发、穿衣、整容及化妆,由北京医院副院长韩宗琦主理。

  深夜11时,周恩来遗体安放在北京医院太平间。

  1976年1月10日

  中央领导和机关部门同志向周恩来遗体告别。

  1976年1月11日

  8时30分,周恩来的亲属19人到北京医院向周恩来遗体告别,参加人员是周秉德、沈人骅夫妇,周秉钧、刘军鹰夫妇,周秉宜、任长安夫妇,周秉华、李玉澍夫妇,周秉和,周秉建,周尔鎏、王章丽夫妇,周尔均、邓在军夫妇,周华璋、侯云珍夫妇,周尔辉、孙桂云夫妇,周保章。

  9时,群众向周恩来告别仪式开始。

  16时许,北京医院的医护人员走进告别厅向周恩来遗体告别。至此,群众告别仪式结束。

  16时30分,八宝山的工人们列队走进告别厅,为周恩来送行。工人们把周恩来的遗体移到大白床上,将大白床抬上灵车。

  16时45分,周恩来的灵车驶出北京医院西门,经台基厂、长安街去八宝山火化。

  18时05分,周恩来的灵车到达八宝山。行车80分钟。

  周恩来的灵柩安放在第二告别室。送行的中央领导人和治丧办公室成员最后向周恩来告别。邓颖超向即将火化的周恩来遗体诀别。

  给周恩来做面膜。

  周恩来遗体被抬进火化车间。

  21时20分,治丧委批准可以开始火化。

  23时20分,殡葬工刘占海报告火化完毕。治丧委同意停火。

  23时30分,周恩来的骨灰出炉。骨灰在镀锌板上冷却后装入骨灰袋,骨灰袋再装进骨灰盒。工作人员把党旗覆盖在骨灰盒上。骨灰中没有烧化的假牙、腰带圈和鞋钉等物分别装在两个景泰蓝花瓶里。

  礼堂一室临时布置了灵堂,工作人员把周恩来的骨灰送到这里,安放在鲜花丛中。骨灰盒两侧有仪仗队礼兵守候着,治丧委、周恩来身边工作人员和八宝山的领导人彻夜不眠,为他守灵,陪伴他的骨灰度过第一个夜晚。

  




    如果您发现本网页存在差错,或者要对本网页发表评论,请点击我要留言

    请在留言中标明本网页的网址,以便网站管理员有针对性地进行修改和调整。

最近更新日期:2017-05-21                          
 

Copyright© 2006-2017

ICP060120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