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R札记

周恩来和周小燕交往纪事


  


  周小燕,祖籍湖北武昌。1917年8月出生于上海。著名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大师,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上海音乐学院终身教授,上海宋庆龄基金会理事,周小燕歌剧中心艺术总监。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1935年入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专修声乐、钢琴。1938年至1947年留学法国,在欧洲多国举行独唱音乐会,因其优美歌喉和出色表演,被誉为“中国之莺”。1947年返回祖国。五十多年来,周小燕培养了大批优秀声乐人才,如廖昌永、高曼华、张建一等。代表作《长城谣》、《神女》、《大河》、《杨柳》等。

  周恩来早年做统战工作时,和周小燕的父亲、著名银行家周苍柏先生就有所接触。抗战期间,周小燕的弟弟周德佑早逝,周恩来出席了追悼会;建国后,周苍柏先生和夫人董燕梁女士曾长期在全国政协、国务院参事室,在周恩来领导下工作;周小燕的丈夫张骏祥是文艺界知名人士,和周恩来也有较多交往。这里截取的只是周恩来和周小燕的交往记录:

  1938年3月19日

  △周小燕的弟弟周德佑参加拓荒剧团工作积劳成疾,不幸早逝,年仅18岁。周恩来对周德佑之死深表痛惜:“一个资产阶级家庭的儿子,能抛弃自己安逸的生活,追随革命,很不容易。”他前往设在周家客厅的灵堂致哀,安慰周苍柏、董燕梁夫妇。邓颖超劝慰周小燕母亲说:“你是失去了儿子的母亲,而在当前抗日战争中,中国有多少孩子失去了父母亲人,流离失所!你应该扩大自己的母爱去爱所有这些没有父母的孤儿。”告别仪式的挽联上写着:“为国牺牲,尽力宣传拼热血;扶棺痛哭,惟期捷报慰忠魂。”邓颖超等二人书赠横幅“模范青年”。周德佑的墓葬在东湖海光农圃的一座小山头上。周小燕后来回忆说:“当时开了个追悼会。周总理、邓大姐、董必武都来了。当时我并不懂很多,但觉得这些人不一般。尤其是总理的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给我留下特别深的印象。”这是周恩来和周小燕的第一次见面。

  1949年7月

  △2日至19日,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简称文代会)在北平召开。参加这个大会的成员,共有648人,包括了中国文学艺术界各方面的代表人物。周小燕作为国统区的文艺工作者代表参加了这次大会。

  △6日,周恩来出席文代会,庆贺自大革命失败以来被迫分离在解放区、国民党统治区的文艺工作者的大会师。并作政治报告,时间长达六小时。

  △19日下午1时,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在中南海联合招待参加此次文代大会演出的各个文艺工作团体。出席有各野战军、军区、地方文艺工作团队,及北平平剧、曲艺界等共32个团体2000余人。周恩来到会讲话,全场掌声异常热烈。他讲述了人民解放军的光辉战绩和革命胜利发展的形势,希望部队的文艺工作者,要跟着部队向前进;解放区后方的文艺工作者,要更加发展壮大自己的队伍。他还希望旧艺人要好好改造自己,为人民服务。

  △会议期间,周恩来分批接见文艺界人士,周小燕和梅兰芳等人一起参加。周恩来像话家常一样亲切地说:“小燕,你也三十了吧!” 在谈话中周恩来问候了周小燕的父母,还说出了周小燕三个妹妹宝佑、徵佑、彬佑的名字(她们1946年重庆谈判时为他和马歇尔、张治中献过花),这使周小燕又惊奇又感动,忍不住说了一句:“您的记性真好!”周恩来还特别问起:“德佑的坟前树碑了没有?”周小燕没有想到日理万机的周恩来还会记得12年前死去的一位普通革命青年,还这样关心他的家属,不禁热泪滚滚,回答:“没有。”周恩来感慨地说:“可以树个碑嘛!像他这样一位青年,离开优越的生活环境,参加我们的队伍,很不容易。”周小燕表示:“我对革命没有什么贡献,这次当上代表感到很惭愧。”周恩来亲切地对她说:“革命不在于迟早,参加革命就好,你要好好向你弟弟学习,永远站在人民一边。”周小燕听着周恩来的嘱咐,立下了为发展祖国声乐事业贡献毕生精力的志向。

  △21日下午5时,中共中央、中革军委联合在北京饭店设宴招待全国文代大会全体代表。席间,朱德、周恩来等祝贺大会胜利成功。代表起立欢呼,敬祝毛主席、朱总司令、周副主席的健康。餐中并有周小燕、李少春、周信芳等代表表演节目助兴。周恩来兴致盎然地点名让周小燕唱法国国歌。他说:“周小燕,你是从法国回来的,给我们唱首法国的《马赛曲》吧!”周小燕一时窘在那里,她在法国多年,唱的都是德彪西、拉威尔、福雷等的艺术歌曲,至于《马赛曲》,只熟悉它的旋律,歌词却背不出来了。正为难时,周恩来却领头高唱起来,旁边立刻有人跟唱,解了周小燕的围。有人轻轻告诉周小燕,当年总理留法寻求救亡之道时,经常唱《马赛曲》来激励自己。听着周恩来激昂的歌声,周小燕事后回忆当时“真的是热血沸腾”。她领悟到周恩来是在告诉她,文艺工作者应该唱革命歌曲,以鼓舞人民的斗志。会后分别时,代表们互相留言。周恩来为周小燕题词:“为建设人民音乐而努力!”

  △那天夜里,周恩来的歌声和鼓励、为人民唱好歌当好教师的强烈冲动,让周小燕一夜失眠。她很感动:共产党这样一位大官如此亲切随和,打心眼里敬佩。她下了决心要好好干,也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周小燕常说:“文代会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1950—1952年间

  △从1950年冬季开始,一场大规模的土地改革运动在新解放区农村广泛展开。到1952年底,除****等少数地区外,土地改革在全国农村胜利完成。

  △参加土改期间,周小燕学会了一首用上海方言唱的《啥人养活啥人》的歌,后来到北京时就唱给周恩来听,周恩来听了很高兴,以后总点名,要她唱这首歌。周小燕后来说:“他鼓励我唱《马赛曲》、《啥人养活啥人》、《洪湖水浪打浪》都不是以‘指示性’的口吻,‘指示’我应该唱什么,而总是结合实际,因势利导,启迪我,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要以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祖国服务,他既鼓励我唱人民热爱的,能鼓舞人民的歌曲,但也曾这样对我们文艺工作者说过:文艺工作者能拿出有质量的,高水平的艺术到国际上去,要比我政治家去发表一篇演讲更有说服力,作用更大。总理这句话说出周总理是一贯肯定文艺在社会、外交、国际交往等领域中的作用的,是最准确,最全面贯彻‘百花齐放’方针的典范。”

  1954年7月27日

  △下午4时,周恩来出席波兰全国阵线委员会在华沙举行的群众欢迎大会并发表讲话。在大会上波兰国务委员会授予周恩来一级波兰复兴勋章。波兰歌舞团用正确的中文歌唱了“东方红”,当时在华沙的中国文化代表团里的周小燕,用波语唱了一支肖邦的“少女之歌”,现场气氛非常热烈。

  △本日前后,周恩来在华沙中国大使馆会见正在波兰访问的中国文化代表团。他和大家亲切握手,看到阳翰笙、柯仲平、吕骥、蒋天佐和张光年都穿的深蓝或褐色中山服,周小燕穿着米色旗袍,就笑着以埋怨的口吻批评说:“一堆乌鸦!一堆麻雀!”大家给他留出座位,他坚持不肯,一定要把吕骥(年龄最大)和周小燕(女)拉到上座。大家都感到心里热乎乎的,围拢来交谈。周恩来笑着说:“怎么你们到了外国也穿得像一群乌鸦?连小燕都这样素,出国应该穿得漂亮点嘛!”大家听了都笑了。当谈到代表团日程时周恩来问:“你们到古城里那家中世纪的酒店喝过枣酒吗?”听到回答说还没去,周恩来提出了批评:“还是文学家和艺术家哩!那是过去波兰诗人、作家常去的地方,是很有风味的。”第二天,大家遵嘱拜访了这家重修后一切都恢复18世纪原状的小酒店,坐下来静静品尝那别有风味的枣酒。

  1954年9月

  △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名单公布。周恩来、周小燕分别在北京市、湖北省当选。

  △15日至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周恩来在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并被任命为国务院总理。这是周小燕在参加第一次全国文代会以后,又一次到北京参加全国性的大会。

  △周小燕在参加完人代会回上海后,向党组织表达了自己的愿望。不久,她递交了入党志愿书。

  1956年2月

  △周小燕加入中国共产党。她在入党志愿书上写道:“我曾经是大海上的一叶孤舟,四处漂流,没有方向,是周总理的亲切教诲,拨亮了我心中的一盏灯。我要为人民歌唱,做人民的歌手。”她后来回忆说:入党那一刻,我激动得哭个不停,真的哭个不停。我想到了像周恩来那样的共产党员,心里发誓:要像他们那样更好地做人,做一个有信仰有目标有价值的人。为了祖国,我要把每一天都交给声乐教学。

  1956年3月16日

  △解放日报报道:“中国共产党上海各级组织从今年1月到3月10日为止,已分别批准了110位高级知识分子的入党申请,接收他们为中共候补党员。”中央音乐院华东分院声乐系主任周小燕列名其中。

  1957年12月23日

  △上午,周恩来邀请上海文学、电影、戏曲、音乐、美术、新闻出版界人士九十多人,举行座谈会,就文化艺术工作和知识分子的劳动锻炼等问题同大家进行了亲切的交谈。在会上发言的有周信芳、赵超构、张骏祥、张乐平、舒新城、乔奇、李玉茹、周小燕、秦瘦鸥、筱文艳、黄宗英等。座谈会进行了三个多小时。

  △下午,周恩来在政协上海市委员会举行的报告会上,向上海各民主党派和知识界人士一千六百多人作了政治报告。报告有三个部分:一、世界形势的新的转折点,二、关于十五年后在钢铁和其他重要工业产品的产量方面赶上或者超过英国的问题,三、知识分子的改造和下乡参加劳动锻炼问题。

  1958年2月

  △1日至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周小燕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期间,周恩来向周小燕询问“你们学校最近怎么样?”周小燕兴奋地向周恩来汇报了上海音乐学院贯彻执行“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搞“革命化、民族化、大众化”“三化”的情况,周小燕说:“我们唱歌的正在搞‘三女’转化”。周恩来顿时很严肃地问:“什么‘三女’转化?”周小燕说:“三女是《茶花女》、《七仙女》、《白毛女》,我们这些原来学西洋唱法的《茶花女》要先化为《七仙女》就是要先学戏曲、民歌,然后才能成《白毛女》唱好革命的、民族的人民喜闻乐见的中国歌剧”。周小燕原以为汇报是告慰周恩来上海音乐学院执行毛主席文艺方针的情况,哪知周恩来一听非常生气,立刻找到文化部负责人,说这个问题必须马上解决。周小燕见周恩来突然生气,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很紧张。直至又有一次在外来活动之后,周小燕问:“总理,您的记忆力真是惊人,您一天见那么多不同的国家首脑,对他们的国情,他们的名字都记得那么清楚”,周恩来说:“我的记性和毛主席不好比。记性是靠锻炼硬记的,外交工作是我的专业嘛,我也需要练的。你们唱《茶花女》的不是要天天练功吗?我也天天练我的基本功的啊。”这时,周小燕才明白:“原来总理仍然要我天天练基本功,并没有要我把《茶花女》完全‘化’掉。”

  1959年3月12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名单公布。周恩来、周小燕分别在北京市、湖北省当选。

  五六十年代

  △在学习毛主席著作高潮时,有一次周小燕问周恩来:“学习毛主席著作《矛盾论》时,知道了要抓主要矛盾。但我要演唱、要教学、要出访、要参加外事、社会等许多活动,对我来说,哪个矛盾是主要的呢?”周恩来回答说:“一个共产党员文艺工作者,首先要做好一个共产党员。”周小燕一直琢磨周恩来的这句话,她认为在1991年看了电影《周恩来》之后找到了答案——“总理就是一个共产党员的光辉典范,他就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1962年4月6日

  △晚上,周恩来在首都剧场出席古巴著名黑人音乐家伊格纳西奥·维亚访问中国的最后一场音乐会。音乐会结束以后,周恩来又来到剧场三楼的一间大厅,参加对外文委和中拉友协举行的欢送酒会。周恩来亲自把参加招待会的许多中国著名表演艺术家,一一地介绍给古巴黑人朋友。电影演员白杨,川剧演员陈书舫,******族独舞演员阿依吐拉,歌唱家周小燕、郭淑珍等,都相继走了过来。两国艺术家和周恩来肩并肩地站在一起,亲切交谈。忙碌的摄影记者们,争相拍下这珍贵的友谊画面。

  1964年12月

  △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名单公布。周恩来、周小燕分别在北京市、湖北省当选。

  △21日至1965年1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周恩来在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并被再次任命为国务院总理。周小燕参加了这次会议。这是周小燕最后一次见到周恩来。

  1966—1976年间

  △文革中,周小燕也被批被斗,被下放到农村,种过地,养过鸡,打扫过厕所。她委屈过、痛苦过,但是没有怨恨过、怀疑过。后来,记者问她:“这么多年来,你对共产党的信念,有没有动摇过?”她坚定地回答说:“没有,从来没有。我那时经常想,周总理还在中央,一切都会过去的。就像在黑暗中看到一线光明那样,等待着阳光普照的那一天。” “十年浩劫,我被关过‘牛棚’,挨过批斗,但是,我的心里一直感到很踏实,一直感到我的身后,有一无形的精神支柱在支持我,这就是周总理的形象。在‘牛棚’里,我一想到总理对我的教诲,我就感到有力量。因此,‘四人帮’的一时横行,却动摇不了我以后还是要用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祖国赢得荣誉的信心。”

  1972年10月3日

  △晚7时15分至9时20分,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和朱德委员长、邓颖超、康克清会见并宴请美国友好人士、钢琴家哈登夫妇。哈登夫人原名弗兰西斯·罗兹,出生在中国,1937年前后侨居中国武汉,是雅美乐队的成员之一,曾和周小燕一起参加过抗日救亡演出活动,结下了友谊。汉口沦陷前,周小燕去了法国,弗兰西斯回到了美国。几十年来,她一直盼望能重访中国。在这次会见中,周恩来表示,将派文化团体访问美国。当哈登夫人问及周小燕时,周恩来说:“你们到上海可以见到她。”哈登夫妇到上海后,和周小燕在衡山宾馆见了一面,哈登夫人问起《长城谣》的作者刘雪庵,又说她想写关于周恩来的书,希望周小燕提供资料。周小燕都说:“不大清楚。”哈登夫人感觉周小燕被禁锢了多年以后,变成另一个人了。

  △周恩来派文化团体访问美国的愿望囿于政治环境,当时没有实现。直至1978年6月28日至8月8日,周小燕担任副团长的中国艺术团一行150人,在纽约、华盛顿等五大城市进行访问演出,实现了周恩来的夙愿。艺术团受到美国观众普遍、热烈的赞扬,在明尼阿波利斯时,哈登夫妇特意从外地赶来观看艺术团的演出,和周小燕是阔别多年后旧友重逢,双方都非常高兴。分别那天,哈登夫妇到艺术团住地和周小燕依依话别。哈登夫人特意把珍藏了四十多年的她给周恩来和朱德拍的照片,以及周恩来亲笔写给她的字迹拿给中国朋友看。

  1976年1月上中旬

  △上海音乐学院工宣队召开座谈会悼念周恩来,要求教师们座谈周恩来的事迹。周小燕和周恩来有过很多次的接触和交谈,周恩来是她心目中最受尊敬的一位长者。她站起来谈家中两代人与周恩来的接触以及周恩来对文艺工作的关怀,越讲越激动,忽然感到胸口郁闷,一下子就晕了过去,多亏校医针灸及时,使她渐渐缓解过来。去医院的路上,她的呼吸顿时紧促,不由得自言自语:“来不及了,来不及了!”经过医生通力抢救,才把她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

  周恩来总理逝世后的二三十年间,周小燕在写文章、作报告、答记者问、出席各种社会活动等许多场合谈到周恩来,表达对周恩来的钦佩和怀念之情。1992年春,她在《难以忘怀的教诲》一文中深情回忆了周恩来和她的交往片断,文章的结尾表示:“我现在已年逾古稀,但一想起总理,他那朗朗笑声,诲人不倦的话语,似乎又在我耳际回响,催我奋进。有人说我‘一干起来就不要命’,是的,这是总理的精神在鼓舞我,我不能有丝毫怠倦啊。”

  


  【资料来源】

  《中国之莺:周小燕传》,朱永珍著,上海音乐出版社1997年11月。

  《难以忘怀的教诲》,周小燕,载《周恩来与艺术家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5月版。

  《文代大会胜利闭幕,全国文联宣告成立,选出郭沫若等八十七人为全国委员,一致决议大力贯彻毛主席文艺方向》,柏生,载1949年7月20日《人民日报》。

  《中共中央、军委会联合举行盛会招待演出工作者,周恩来同志等出席讲话》,载1949年7月20日《人民日报》。

  《中共********会招待演出工作者会上,周副主席讲述胜利形势,希望部队文艺工作者跟部队向前进,陆部长傅副主任等一致嘉勉为人民工作》,柏生,载1949年7月21日《人民日报》

  《中共********会联合举行盛会欢宴文代会全体代表,朱总司令周副主席祝贺大会胜利成功》,柏生,载1949年7月22日《人民日报》。

  《进一步加强党对科学文化部门的领导,本市110位高级知识分子光荣入党》,载1956年3月16日《解放日报》。

  《日内瓦归来》,吴文焘,载1954年8月9日《人民日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名单》,载1954年9月4日《人民日报》。

  《周总理在政协上海市委员会报告会上向民主党派和知识界作报告,并邀请上海文化界人士座谈》,载1957年12月24日《人民日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名单》,载1959年3月12日《人民日报》。

  《难忘的友谊欢聚》,袁木、汪波清,载1962年4月8日《人民日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名单》,载1964年12月13日《人民日报》。

  《“欢迎你们再来!”——记中国艺术团访问美国》,夏兆龙,载1978年8月25日《人民日报》。

  《参天的大树长青——怀念周恩来同志》,张光年,载1988年3月4日《人民日报》。

  《周小燕“中国之莺”》,李亮,《英才》2000年第5期。

  《我的一生是幸运的——周小燕的梦想与遗憾》,央视国际,2005年6月16日。

  《旋律线上的装饰音——记优秀共产党员、著名歌唱家、教育家周小燕》,赵兰英,新华网2005年6月16日。

  《绿土地视角:88岁与49岁》,曹继军,光明日报2005年6月17日。

  《夜莺的咏叹》,周玉明著,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05年4月版。

  《永远为人民歌唱——访上海文学艺术奖杰出贡献奖获得考周小燕教授》,陈晓黎、符佳,《科技文萃》2002年第8期。

  




    如果您发现本网页存在差错,或者要对本网页发表评论,请点击我要留言

    请在留言中标明本网页的网址,以便网站管理员有针对性地进行修改和调整。

最近更新日期:2017-05-21                          
 

Copyright© 2006-2017

ICP060120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