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文献集

1959年11月19日


  


  美“工人周报”发表评论 揭露美国反动报纸的歪曲宣传

  ※

  新华社18日讯纽约消息:美国“工人周报”15日发表评论,揭露美国报纸就周恩来总理11月7日写给印度总理尼赫鲁的信件所进行的歪曲宣传。

  “工人周报”指出,反动报纸都故意贬低周恩来总理信件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就是信件中所强调指出的,中印两国之间的任何冲突,那怕是很小的冲突,都会被那些敌视中印两国友谊的人所利用,以达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工人周报”指出,在周恩来总理的信宣布的那一天,那些心怀敌意的人就马上发出了他们的叫嚣。“工人周报”说,“纽约时报”嘲笑中国提出的建议,其语气的激动,就像在讨论美国自己的边界问题似的。

  “工人周报”最后指出,周恩来总理的信件表示了中印两国人民的愿望,并且表示了两国政府必须满足人民的这种愿望。

  




  竭力煽动反华情绪 放肆侮辱我国领袖

  印度右派制造示威阻挠谈判

  ※

  新华社18日讯新德里消息:印度右翼党派在周恩来总理11月7日给尼赫鲁信件发表以后,连续组织示威,竭力煽动反华情绪,放肆侮辱中国领袖,并且要求印度政府采取“强硬”态度。他们唯恐中印边界纠纷得到合理的和平解决,因此力图阻挠中印举行谈判。

  据“印度时报”报道,印度所谓“布尔什维克党”的约一百名暴徒17日在新德里中国大使馆门前举行反华示威游行。他们公然烧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画像,疯狂地喊着“该死周恩来”和诬蔑中国的口号,要求所谓“中国侵略者”离开印度。

  领头示威的是这个党的总书记查朱·拉姆,他猛烈攻击印度共产党。

  他还指责印度政府不能防止所谓“侵略者”占领印度的大片领土,这已动摇了人民对它的信任。他抨击印度政府“像鹦鹉似的”坚持说它无论如何不寻求外国军事援助。

  据“印度斯坦旗报”17日报道,反动教族政党印度人民同盟的盟员和它的支持者近五百人,16日在议会大厦前面举行反华示威。他们喊着反华口号,手里拿着反对谈判、诬蔑中国的标语牌:“在侵略军撤走之前不举行谈判”、“潘查希拉是谎言”、“解放拉达克(指中国新疆和西藏西部边境领土)和朗久”等。

  这次示威是人民同盟在周总理的信发表后决定在全国发动的所谓“驱逐中国侵略者日”的一部分。带头示威的是人民同盟主席巴拉杰·马多克和这个党的另一领袖萨尼。

  在这次示威中还攻击印度共产党。

  人民社会党的两名人民院议员和印度人民社会同盟议员巴志帕伊向示威者讲话时要求禁止印度共产党。他们还指责印度政府在处理同中国的边界争端中的他们认为是软弱做法。示威者要求印度国防部长梅农辞职,他们叫嚷“印度的安全要求任命新的国防部长”。

  在这以前,11月9日大约有四十名自称是“仆人工会”的暴徒在中国大使馆门前“示威”,叫着“周恩来该死”、“中国掠夺者该死”、“滚出印度去”等反动口号,烧毁了周总理的画像,他们敌视中印友好,有一块标语牌上写着“中国的朋友就是印度的敌人”的口号。同时,他们还攻击尼赫鲁总理。

  据马德拉斯消息,国大党控制的印度青年大会9日曾企图组织全城十五所大学学生参加反华示威,但是只有两所大学的学生参加了。

  11月14日,德里邦国大党委员会也组织了一次反华示威,高喊“中国侵略者滚回去”等诬蔑中国的口号。示威以后举行了集会,德里邦国大党委员会主席古普塔和总书记莫汉在会上发表了诬蔑中国“侵略”印度领土的讲话。

  


  阴谋制造紧张局势从中渔利 美国煽动印度拒绝我国建议

  反动报刊公开叫嚷要把印度拉进西方军事集团

  ※

  新华社18日讯华盛顿消息:在周恩来总理11月7日就中印边界问题给印度总理尼赫鲁的信发表以后,美国统治集团十分害怕中国关于缓和中印边境局势的重要创议所产生的巨大影响,立即开动他们的宣传机器大肆攻击中国建议,煽动印度拒绝这个建议。同时,美国官方人士和报刊继续竭力利用中印边界问题,挑拨印度同中国的关系,甚至建议印度在边境“采取强有力的军事措施”,以便制造和保持紧张局势。有些报刊越来越露骨地要求印度改变中立外交政策。

  美国国务卿赫脱11月12日在记者招待会上谈到所谓麦克马洪线时说,“我不知道我们曾经支持过这条线。我只是认为这一直是一条假定的线,我认为这条线在地图上发表过,但是我认为它以前从来没有被提出讨论过或被怀疑过。”他攻击中国在中印边境“使用了武力”,13日又召见印度代办,表示美国“非常同情”印度在中印边境争端上的“意图”。赫脱并且诬蔑中国“悍然蔑视正常的国际程序”,“采取了包括杀害印度警察在内的侵略性的武装行动,显然企图在同印度的关系方面建立一种事实上的实力地位”。

  “纽约时报”、“纽约先驱论坛报”等最近接连发表社论,对周总理信件进行恶毒的诬蔑,要印度采取“强硬态度”。“纽约时报”强调印度对中国建议不能“寄予信任”。这家报纸要求印度必须“采取小心谨慎的态度”,尼赫鲁在采取“强硬态度”上不要“犹豫不决”。“纽约时报”记者从华盛顿发出的报道里,甚至公然煽动印度在中印边境“采取武装行动来迫使共产党中国人退出”“印度认为是印度领土的阵地”。“纽约先驱论坛报”的社论里承认历来的中国政府“一直没有接受麦克马洪线”,“西藏和印度之间的边界的法律地位是一个疑问”,然而它又诬蔑中国已经“用武力从印度夺去”印度的领土,叫嚷印度“不能接受”中国的新建议,印度应该在边境“采取强有力的军事措施”。“华盛顿邮报”和“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也都不能不承认周总理信件是“和解的”,但又以大量篇幅来歪曲中国建议的意义,要印度不能“感到满意”,应对中国“给予坚决的反击”。

  热中于挑拨印度同中国关系的美国报刊,对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宣布将在12月访问印度一举大肆称赞,并且宣传艾森豪威尔将插手中印边境事件。“纽约时报”驻华盛顿记者报道,华盛顿“外交人士和美国的官员们都强烈感到,总统到印度去的访问恐怕将是这次旅行中最重要的部分。印度同共产党中国由于边界地区纠纷而引起的争吵,增加了总统决定去访问新德里的重要意义”。“新闻周刊”说,“总统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到印度去“讨论‘共同防御’问题”。“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也认为艾森豪威尔在新德里“可能进一步讨论(巴基斯坦同印度)共同防御的办法”。11月9日一期“新闻周刊”还专门刊载了一篇文章说,美国“有一种特定权利来鼓励印度和巴基斯坦朝着联合防御这个次大陆的目标前进”。这篇文章并且阐明了这种“联合防御”的性质:“如果巴基斯坦继续受到东南亚条约组织、中央条约组织以及它和美国的双边协定的保护的话”,“那么印度作为巴基斯坦的军事同盟国,就也会受到保护”。

  有些美国报刊在中印边界纠纷问题上拼命煽风点火的同时,直言不讳地道出了美国的阴谋:要改变印度的中立外交政策,最后把它拉进西方军事集团。“美国人报”写道,印度应该承认“中立主义是无用的”,这样会“对于他们和自由世界有利”。“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也叫嚷“中立主义完蛋”。“纽约先驱论坛报”说,要使得尼赫鲁“认识到他的中立主义已告失败,他将会倒向亚洲的反共集团”。

  


  鹿的地方——新的钢都

  ※

  【作者】许淇

  旧的包头死去了,湮没在人们的记忆中:阴山之麓的黄河岸上,牧草萋萋,羌管幽幽;年代久远的转龙藏,有古木数枝,清泉一注。大青山附近的鹿群徘徊在这里,在泉边饮水。乌兰察布盟、伊克昭盟和土默特旗的蒙族牧民骑马经过这里时,都相互惊叹着说:“呵!包克图!”于是这就成了它的名字。包头,又叫包克图,意思是“鹿的地方”。

  旧的包头死去了,只在人们的记忆中留着印痕:一堵土城墙,一道臭水沟,围绕着两排土屋和破败欲倾的瓦房。西风夕阳古道上,骆驼慢悠悠地跨着阔步,带来了沙漠的灸热和疲乏;寂寞驼铃,诉说着塞上的荒凉。每当夜晚,整个城市沉没在黑暗中,只有十几盏半明不亮的路灯,照着狭小的街道;在深巷里,传出令人作呕的靡靡之音,地主商人正把他们剥削来的金钱在那里挥霍,过着荒淫无耻的生活。月影里,大胆的土匪到处乱窜抢劫……。国民党反动派曾经口口声声高喊过“开发西北”、“建设西北”,结果是这里多了几个官僚地主的屯垦公司,多了几家剥削蒙汉农牧民的皮毛粮店。此外还有三多是:土匪多,大烟鬼多,娼妓多。这就是他们的所谓“开发”!

  旧的包头死去了。在一望无边的草原上,像绚红的太阳,出现了新的包头。

  今年9月19日,是包头解放十周年纪念日,是新包头的生日。十年,在无限的时间里只是一瞬,然而,在我们这不断出现奇迹的时代,却有着多么惊天动地的变化!十年,从无到有,一座大型的钢都矗立在内蒙古草原上了。

  如今,当你乘着公共汽车从东河区出发,行驶在一条平滑宽广的柏油路上时,路旁高大的杨树在车窗口飞快地掠过去,绿色的原野,一直伸向大青山。在前方,傍着山岭,一片青砖的楼房的烟囱上开着一朵朵黑牡丹,临风轻颤,这便是昔日称为沟兰圪巴的小村子,现在已发展成高楼毗连,工厂棋布的青山区。这里,机械工业已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往前去,再往前去,前面是昆都仑区,是钢城的心脏——包钢!

  包钢,响亮光彩的名字!包钢,像一块磁石,吸引住多少青年建设者的心灵!在钢铁大街上,你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口音,有普通话说得不高明的吴侬软语,有鞍山来的好汉,他们“人”的发音如“银”,有你听不懂但却觉得亲切悦耳的蒙古话、达斡尔话、朝鲜话……他们来自荔枝结果的地方,来自牛羊成群的地方,来自千里冰封的地方,来自祖国辽阔的幅员的每一块土地。这些人,就是这些人,在党的领导下,在苏联专家的帮助和全国人民的支援下,怀着一个共同的愿望,聚集成无坚不摧的强固尖兵,向沙漠开战!向黄河开战!向暴风沙开战!以四、五年的高速度,初具规模地建起了包钢。这其间,有着何等艰巨而光辉的历程啊!包钢的建设者会牢牢地纪念着,那春天的风砂里的第一面勘探队的红旗,那些把帐篷扎在酒盅盅花和蜥蜴的沙窝间、首先踏出路来的人们;也会记得那些在烈日和风雨中奔波踏勘的苏联专家。在一次踏勘中,同志们发现专家捷列基也夫同志走路时很吃力,一问才知道他的腿在卫国战争中受过伤,现在因为过度疲劳,伤口又发炎了。同志们劝他休息,专家却微笑着连连说:“没关系!没关系!”人们也还记得那从乌兰察布草原上前来的老牧民,他定要把自己的掌上明珠——最宝贝的女儿,献给包钢的建设,殷切地期望着她能迅速成为草原上第一代光荣的钢铁工人。人们也还记得,一号高炉基础浇灌的难忘的二十二个半小时,工人们以出色的劳动创造了那时基础浇灌的全国纪录。人们也还记得两个青年钢铁突击队,用九天多的时间,安装了三座巨型的热风炉,打破了全国快速施工的最高纪录;技术革新能手、共产党员刘志祥,为了复活废油、复活扁心轴,为了解决生产中的各种关键,度过无数个不眠之夜……啊!有说不完的动人事迹,深印在我们脑海!有唱不完的赞歌,情不自禁地吐露自我们的心胸!

  跨过昆都仑河,来到包钢工地,目光所及之处,是数不清的脚手架,数不清的敞亮的大厂房,数不清的高耸的烟囱。然而这一切,又好像众星拱月般地围绕着那赫然映入你眼帘的巨人——世界第一流的包钢一号高炉雄伟的炉体。面临着出铁的前夕,高炉工地格外紧张。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停当:矿工们为它挑选出上好的煤炭;焦化厂三号和四号焦炉火焰熊熊、浓烟喷射,为它烧熟了佳肴;从乌拉山麓向北延伸的一条一百五十公里的铁路,直达白云鄂博宝山,在那里,全国最大的破碎厂也为它备下了细粮;第一供水工程已经为它引来了可口的饮料。万事齐备,党中央八届八中全会反右倾、鼓干劲的东风劲吹,工人们乘势攻克了出铁大关,在国庆前夕用铁水的洪流在草原的绿笺上,给党和毛主席写下了报捷信。

  出铁了!这个庞大的黑家伙喷吐红浪;推出了一轮绚红的朝阳,这是一个新的一天的黎明;这是一个辉煌历程的开始;钢城的历史从此掀开了新的篇页;祖国的钢铁阵线上从此添了一员勇猛的骁将。这座高炉,估计它一昼夜生产的铁,可以制造十一万部双轮双铧犁或一千多台小型拖拉机。把它十天内出的铁制成钢轨,可以铺设一条全长三百三十八里的集宁到二连的铁路,这是多么惊人的数字啊!

  出铁了!钢城沸腾了!宽阔美丽的钢铁大街,打扮得五彩缤纷,迎接来自全国各地的贵宾。在那难忘的狂欢之夜里,节庆的锣鼓敲出了包头人喜悦的心意,飞溅的礼花,象征着包头人奔放的感情。人潮汹涌的钢铁大街上,欢乐的舞曲在回旋。千古寂默的乌拉山也仿佛和人们一起歌唱舞蹈了……。接着,另一个喜讯又深深地感动着每个人;周恩来总理带来了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并且还为高炉出铁剪彩。包头人民万分激动,决心以更大的跃进和新的成绩来回答党和毛主席的关怀。

  出铁了!乌盟、伊盟、土默特旗的蒙族牧民来到包钢时,都相互惊叹着说:“呵!我们的包克图(鹿的地方)变成了包鲁特泰(钢的地方)了!”

  从包克图到包鲁特泰,从鹿的地方到新的钢都,这整个高速度的变迁是一部壮丽的史诗,它歌颂了党的伟大和中国人民的勇敢勤劳,它歌颂了我们年青的共和国的巨大力量。包头的变迁史,是党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大跃进,党的民族政策的胜利的铁证。

  


  缅甸、芬兰、瑞典和丹麦公众舆论欢迎周总理建议

  希望维护中印友谊 和平解决边界问题

  ※

  缅甸民族团结阵线发表声明

  支持中印建立非武装地带原则

  新华社18日讯 仰光消息:缅甸民族团结阵线16日发表声明,支持周恩来总理关于解决中印两国边界问题的建议。

  声明说,两国根据五项和平原则和旨在谋求世界和亚洲和平的万隆精神通过和平谈判来解决这个问题是适当的。

  声明说,希望防止在中印边界上再发生武装冲突是符合这种精神的。因此,为了防止两国发生冲突,我们支持武装部队各自后撤并建立一个非武装地带的原则。

  声明又说,周恩来的建议中包括的第二点是,两国总理早日举行会谈来讨论中印边界问题以及有关中印关系的其他问题。我们十分坚决地支持这项建议。建议在作出安排使武装冲突像上面所说那样不再发生以后,由两国总理举行会谈以便一劳永逸地确定两国之间的边界,这是十分自然的和人们所希望的。

  声明指出,帝国主义者正在利用局势采取一切行动来加剧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破坏两国人民的和睦。

  声明说,缅甸人民希望,中印边界问题将能和平友好地迅速地获得解决。我们真诚地希望会谈取得成功。

  新华社17日讯 芬兰、瑞典和丹麦的共产党机关报欢迎周恩来总理在给尼赫鲁的信件中所提出的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建议。

  芬兰“人民新闻”指出

  中国一直尽最大努力制止冲突

  芬兰共产党和人民民主联盟机关报“人民新闻”11日发表社论说,“中国一直尽最大努力来制止冲突和实现和平解决。”

  社论指出,印度的军队以武力进入了属于中国行政管辖的地区。在印度,无疑有一些集团在这个时候起着一种奇怪的作用,来挑起冲突。此外,国外有人一心要制造动乱和恶化印度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在亚洲,有各种各样的投机者,他们只有在美国军备援助、军事挑衅和冷战中才能生活。此外,美国的亚洲政策没有丝毫改变。

  社论指出,周恩来总理在给尼赫鲁总理的一封信中建议两国总理在最近举行会谈以解决边境冲突,并建议双方军队从有争论的边界线撤退。

  社论在谈到尼赫鲁时说,“如果他希望的话,他完全有可能摆脱最狂热的民族主义者和争论者的影响”。

  社论强调说:“应当迫切把印度和中国的边境冲突从议事日程上除掉,因为国际冷战集团在利用这些事件来保持冰冻时期的情绪。”

  瑞典“新日报”社论说

  周总理建议可作为解决纠纷基础

  瑞典共产党机关报“新日报”11日发表社论说,周恩来总理的建议“应当能够成为解决中印边界纠纷的良好基础”。

  社论指出,“中国强调取得最后解决的重要性,以避免边界冲突。这种冲突只能被两个伟大民族友谊的敌人所利用。”社论对据报道的新德里“政界”对周总理建议的消极反应表示遗憾。它指出,“很难理解,中国的建议究竟对印度有什么不利?”

  社论强调说,周总理的建议“应当能够使中印边界问题的最后解决成为可能,从而消除亚洲危险的紧张局势”。

  丹麦“国土与人民报”

  驳所谓双方撤兵对印不利的说法

  丹麦共产党机关报“国土与人民报”11日指出,印度反动派和美国企图抵消中国建议在普通人民中所造成的良好印象。社论批评尼赫鲁声称不能允许中国“侵略”印度这种说法,指出这说明他采取支持印度热衷于边境事件的人士的态度。

  “国土与人民报”驳斥关于双方撤兵二十公里对印度不利的说法。它说,中国从来没有承认麦克马洪线,但仍愿以这条线为基线撤兵,说明中国的建议是公平的。

  




    如果您发现本网页存在差错,或者要对本网页发表评论,请点击我要留言

    请在留言中标明本网页的网址,以便网站管理员有针对性地进行修改和调整。

最近更新日期:2017-05-21                          
 

Copyright© 2006-2017

ICP06012020

访问量